恐怖片塑造出伟大的苦情男,所以这是一部房地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4

刚上映那会很火的样子,如今看完我已阵亡!对,这是部恐怖片,因为它没告诉你里面的鬼到底是真的还是女主药吃多了幻觉,导演表示我是3D哦亲,布景和音效都是吓死人的哦亲!滚犊子!尼玛一段平淡无奇的往事非得弄神弄鬼,不就是青楼女子嫁入豪门,男方家庭不同意,于是借机配给死去的二哥,尼玛这么大的事三弟不造吗!既然不造晚上三弟回来了啊,还在二哥的灵前上了他的老婆啊,第二天三弟悄悄溜走了啊!于是大哥盼子心切,暗地里截获女主的漂流瓶,秒回啊,日久生情啊!要说有亮点的地方就是冥婚那段了,其余简直就是一坨shi啊,导演你是还没睡醒吗,在吴妈身边安排个女人是几个意思!吴妈前妻给女主吃药又是几个意思!尼玛最后人鬼大乱斗又是几个意思!原来老头才是大BOSS啊,这套大房子才值钱啊,所以这部影片想说的是固定资产才是最有吸引力的啊,整一中国房地产的宣传片,妥妥的,滚粗!

我是被高大上的预告片骗进电影院的。
那天在围脖看见预告,一副很深刻的样子为大家解说着民间怪谈,一哈我就兴奋了,卧槽冥婚啊卧槽鬼胎啊卧槽红衣学姐啊(麻痹红衣学姐比这片子吓人多人了!)卧槽最喜欢这种民俗风的恐怖片了嘤嘤嘤
但看完就发现自己被深深的欺骗了
尼玛女主你到底有啥资格当厉鬼啊,你不是跟如意郎君顺利打炮了吗还TM在敞开的棺材前之前明明不是吓尿了吗居然在能在棺材里睡着养足精神早上来一发啊,尼玛三少你二哥还没凉透呢尼玛你当着他面日他老婆还没阳痿真是佩服佩服
接下来就进入十分穷摇的剧情,我以为大嫂是个恶毒妇人没成想是个圣母,女主她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啊啊啊啊啊为啥你要跟她索命啊,你的怨气到底打哪儿来的,二少奶奶不是当的挺舒服么,全府上下不都挺尊敬的么你到底哪儿来的怨气啊啊啊啊啊
还有,三少居然是在回家路上被抓壮丁抓走的。。。。。。。。。。。。天啊!!!!!!!!我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啊啊啊啊啊啊!编剧你认真的吗认真的吗???
后面男主要跳楼哪儿简直把我给笑岔气了,标准油将扑爱将扑的POSE啊,我都自动给脑补买哈特威尔狗昂的BGM了尼玛忽然看见侄女就不跳了,只一秒!马上翻脸!不愧是吴镇宇!那表情完全就是来大伯这儿大伯爱你保证不打死你呜呜呜
尼玛槽点太多在脑子里以四倍速草泥马的速度飞奔都来不及写
喝口水继续,麻痹现代戏部分无聊的够可以,小三可以理直气壮带到老婆面前我也是醉了,正房骂的好,就该吓死你丫个小三
可是正房你还能不能行啊,你那活蹦乱跳的亲闺女你让她在大宅子里装鬼,还骗她说穿红衣服躲宅子里就能见到爸爸,尼玛除了最后见到了之前呢,不就光负责吓唬小三母女了吗,要不要这么摧残祖国幼小的花朵啊,心理扭曲了怎么办啊
而且我无法理解这个穿的这么煞的“小女鬼”居然是活的啊,坑爹啊!是迫于总菊的淫威吗,编剧你可以说她是个妖啊,比如那个红蝴蝶的妖不是很凄美么编剧你真的认真写了吗?
女助手那条线更加不知所谓都不造加进来有啥用,光看见俩女的互相泼水了
其实本来一个青楼女子,冥婚嫁给老二,跟老三来一发,跟老大鸿雁传情,搞的家族家破人亡,这种香艳又诡异的故事应该很可以发挥的要多惨有多惨,结果却出来这种屎一样的剧情,给跪
知音体结尾还特地点明红颜祸水,林心如的颜撑不起这种为祸一方的气势,长的太良家妇女
而且结局是几个意思,小三扶正?正房彻底疯球?正房女儿顺利接纳新妈妈?几个意思啊?啊?啊?这三观还行?
还有群鬼追逐女主母女那段实在太好笑了,被砍死的管家的造型太逗了,另外女主索命还双臂前举你是在跳减肥操吗
全片唯一的亮点难道其实是根叔(曾经叫做小根)对三少那矢志不渝又不敢表达的爱?我get对了没有
总的来说,我十分想采访下女主,你被赎进了大户人家从此不用卖虽然是冥婚,跟真爱也爽过还生了孩子,你正牌老公看着你跟自己弟弟搞在一起也没变成鬼来报复你,你大伯还因为跟你写了几封信就深深的爱上你,女儿乖巧懂事没被歧视,你二少奶的身份也充分被体现被尊重,你到底有啥资格当厉鬼来欺负人家一家啊,公主病吧你

         怎么说,知道国内恐怖片不允许有鬼,哈哈,本人就不是冲着鬼故事去的,果然,连悬疑都算不上,简直就一部琼瑶式爱情片。哈哈,也就算了,偶是喜欢看吴妈这男神的深情告白,大家都知道吴妈戏路宽,演啥像啥,最后还是被编剧给坑了,编剧啊编剧,你以为3D就不需要有逻辑的剧本了,真以为是拍日本动作片吗。
        结果在这部戏的打击下,偶终于想出来个合乎逻辑的线索,编剧,你这宝座还是让给我吧?
       一、为什么吴妈会突然喜欢上陆蝶玉,哈哈哈,想不到吧,吴妈与蝶玉姐有过一夜情,还有个孩子。惊讶吧,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通。我觉得吴妈才是终极大BOSS,其实一早使用大麻(确定是大麻,不是致幻剂?大麻也太搞了。)的黑手就是吴妈。吴妈在为二弟迎娶蝶玉时,假称为三弟,实际上就是个圈套,在蝶玉来之前,吴妈买通老鸨给她服用致幻药,导致蝶玉被扔进棺材中都爬不出来,靠,又没钉上钉子,怎么一进棺材就手软脚软,两人就能搬动的棺材盖,挤挤也就开了,唯一解释是蝶玉吃了药,浑身没力气,最后吴妈来了,穿着白衣服,本来就是觉得有愧,想放了蝶玉,谁知一打开棺材盖蝶玉就以为他是连齐,给了他忘情的一夜。
       编剧,你以为我脑残还是怎的,连齐就算再白痴,难道不知道死人旁边是不能XXOO的,还说二哥很疼我,呸,亲爹也不能容忍谁这么做,这种幼稚的话,只能是蝶玉的幻想,所以蝶玉在幻想中把吴妈给办了,于是没有遇到过爱情的苦情男的世界从此崩塌了,这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吴妈极力促成蝶玉把孩子生下来,甚至是地下室楼梯上的深情告白了吧。
       二、连齐去哪了?大家看到二哥被推下就挂了,怎么可能?靠,如来神掌吗?估计中间省略了几百字。二哥被推了以后,一急,急火攻心,命不久矣,于是找三弟来,说了真心话,这才是琼瑶剧固定套路嘛,说什么呢,无非是你别看我们家大业大,其实大哥苦逼,是用大嫂家钱撑出来的,你要体谅他。这怎么看出来的?你以为一个男人能守着没真爱又不能生孩子的女人,还不敢纳妾是为了什么?再者今世赵总财务困难,又呼应和暗示了什么?哈哈,这时吴妈出场,歹毒和阴险地说,我同意你娶蝶玉,但要过段时间,我先送你去军队里当高级军官,光宗耀祖,你回来时大小是个官了,到时再娶蝶玉,放心,你一走我就为蝶玉赎身。合逻辑了没有?再怎么比抓壮丁合逻辑吧?
       连齐一走,这吴妈阴险的本色就出来了,他也是被舅老爷暗示,决定对蝶玉下黑手,先把蝶玉娶来,让她和死人睡,吓她,还上了双保险,用了致幻药,这样她不吓走,也会被逼疯,到时连齐就不会娶她了。不过在拜堂时,吴妈看到蝶玉长得这么美,又如此脱俗,就放弃计划了。(我承认心如姐是老了残了,但是姑且这么设想吧。)
      三、为什么吴妈要跟蝶玉做笔友,如果没有一夜情那段,怎么想都没理由,有了一夜情就说得通了。连齐就算抓壮丁了,也不可能一去就死吧,终归要写信的,但是原来的信又不能给蝶玉看,因为信中如果没提到灵堂上ML那一段,那就穿帮了,所以吴妈就做了中转人,一边看了弟弟的信,模仿弟弟笔记给蝶玉写信,一边看蝶玉的信,哈哈,终于被我弄通逻辑了。为什么蝶玉看不出来连齐的字迹,有部分是临摹的,当然看不出来。
       四、吴妈背后还藏着多少秘密。其实吴妈这个人很苦逼,但是导演又不给大家看他有多苦逼,结果只能通过他的只言片语显示他的苦逼。首先,吴妈为什么会选那种时候向蝶玉表白,还失魂落魄,还对蝶玉动手动脚,他终归是大少爷,又不是嫖客,最主要还穿身白衣服,说不通啊说不通。但是换个解释就通了,吴妈的产业本来就不景气,靠着老婆的钱,后来舅爷想串谋他的钱财,其实他向蝶玉表白那天,他已明白大势已去,所以说什么心累啊,想归隐啊,他本来就是个民族资本家,那个时期,外国资本家已经进驻中国了,民族资本家只能受欺压。所以吴妈在快要破产的时候向蝶玉表白,希望与她私奔,带着孩子远去,这是说得通的。他穿白色衣服是为了暗示蝶玉,其实在灵堂与她ML的是他,因为大家记得连齐那时就是穿白色的衣服,非年非节穿白衣服表白总不是为了耍帅吧,然后又亲又拱的为什么?不就为了唤起蝶玉的记忆吗,不然即使是笔友SOULMATE,一见面就动手动脚,也太猥琐了吧,不是找打吗?
       五、到底舅老爷和丫鬟死了是不是蝶玉鬼魂复仇?NOWAY,根大爷又说谎了,其实是吴妈下的毒手,为什么?因为舅爷抢了他的财产,不然家里出了这么大事,吴妈竟然人间蒸发了,舅老爷喝得醉醺醺回来,和谁喝的?我们别忘了,最先使用致幻剂的是吴妈啊,吴妈布了个局,给大家喝的水里放上迷幻剂,不是难事,为什么根爷爷他要说谎,第一根爷爷还小,不知道,以为鬼魂索命;二是根爷爷是一切事情的推动者,秘密泄露的源头。
       今世为什么若卿和大少爷连修是一对,而不是和连齐是一对,大家明白了吧?因为他们前世有了孩子,而连修才是最苦逼的苦情男,想想自己的孩子不能认,要住地下室;自己爱的女人不能认,爱着自己的弟弟;明明是自己跟她做了,还不敢说;一心一意爱着,竟然还被人说是骗子;想跳楼还被观众们说是做戏,哎,真是苦得不能再苦了。

轮回道│(一)无风却起浪

轮回道│(二)浪尽现端倪

轮回道│(三)东窗事早发

轮回道|(四)鬼心难莫测

轮回道|(五)浪静风未平

轮回道|(六)因果有轮回

“二弟,你······”

“嗯?我什么?你们又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啊?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二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刚啊。我看你们还不出来吃饭,就过来看看。怎么?有事?”

“没,没事,二弟,没什么,我们去吃饭吧。”

“三弟没事吧?可有受伤?”

“她没事,我刚给她检查了一下,魂灵健壮得可以跟那蛇鬼再战三天三夜了。”

“别瞎说,三弟可是立了大功了,最辛苦的就是她了。”

“就是,二哥说得对,我可是本次事件中的头号功臣。至于大哥你,勉勉强强也就是——”

“嗯?是什么?”

“哎哎哎,停!走走走,我们去吃饭。”

“二哥,今晚不太想吃蜜桃口味的,你能换那次新买的蓝莓的吗?”

“怎么?嫌腻了?”

“有点。”

“你呀。等会儿哈,我去给你找。”

“嗯。谢谢二哥。”

“三弟,表现不错。”

“那是。不过我觉得,二哥应该是听到了。”

“不太像,我倒觉得二弟她没有听到,应该只是刚过去就被你看到了。”

“大哥,你还是不了解二哥。刚刚二哥眼神飘忽,手脚不自然,而且,还拱鼻子了。这就是她说谎的表现啊。”

“是吗?我怎么没发现。”

“所以你才是男鬼呀。”

“听起来不像句好话。”

“然而实际上就是句好话。”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不过我总觉得,二哥既然装不知道,那我们强行告诉她是不是对她太残忍了点儿?”

“但是十个时辰后这一切就要结束了。”

“长痛不如短痛,我们为什么不给二哥这十个时辰呢?”

“我看还是明说的好,对她,对你,对我,都是明智的选择。”

“我不同意,我们应该尊重二哥的选择。”

“三弟,你有没有想过,十个时辰之后可能会发生什么?”

“还能是什么?”

“三弟,不了解二弟的是你。不过既然你坚持,我也就不再说什么,只希望到时候——”

“来了来了,快尝尝,这口味好吃不?”

“翕翕~好吃,谢谢二哥!”

“好吃你就多吃点。”

“嗯嗯。”

“然后胖成一只老肥鬼。”

“大哥你——”

“你们俩这么多年除了斗嘴还有别的相处方式么?”

“没有(了)。”

“(⊙o⊙)…”

“二哥,我记得你假期是到今天对吧?”

“不是。”

“嗯?二弟你被炒了?”

“什么!那个土肥圆敢炒我二哥!不想活了是吧!二哥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报仇!”

“哎哎哎回来!我还没说什么呢。”

“三弟没脑子不是一年两年的了。”

“大哥你少说几句。三弟,我没有被炒,只是假期延长了而已。”

“无缘无故为什么延长你的假期?”

“这,经理说新项目审批还有些手续,等手续下来再开始着手。”

“这样啊,我虽然不懂,但是二哥你也不要骗我哦。”

“放心啦,工资还是照发的。”

“那就好。”

“二弟,看来三弟不是担心你丢了工作,而是担心你丢了工作没钱养她。”

“大哥你不可以这样哦。这类实话我们私下说说就好了嘛。”

“你们——”

“二哥,开玩笑啦。话说我们明天去哪里玩啊?”

“哪都不去。没看我买了一堆东西吗?明天我们在家宅一天吧。”

“看剧?”

“打游戏?”

“都行,随你们便。”

“就是说我可以一整天用电脑啦?”

“对的。”

“耶!太好啦!二哥亲亲~”

“今晚通宵也可以。”

“二弟,你——真是太好了!”

繁星璀璨,夜风轻抚,灯火通明,一室欢声。

翌日

“叮咚——”

“一大早的,谁会来?二哥,有人来了——”

“听见了——”

“你好,请问——老伯?是您?您怎么——”

“哈哈,小姑娘,不请老头子进去坐坐?”

“这,老伯,您,其实就是厉鬼吧,您来是想——”

“二哥,谁来啦——”

“哦哦,没谁,送邮件的——”

“小姑娘,你果然聪慧伶俐,既然知道,老头子可以进去了吧。”

“老伯,抱歉,我不懂您的意思,我还有事,您请会吧。”

“小姑娘,你看看那两只鬼,魂灵几近透明了,再不入轮回道,只恐会魂飞魄散啊。小姑娘,你们相处日久感情深厚,你忍心吗?”

“老伯,竟然如此严重吗?”

“厉鬼大人,您怎么来了?可是那蛇妖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呵呵,不是不是,老朽今日前来,只因二位时辰已到。”

“什么!这么快!算算还有四个时辰吧?”

“时间的确还有一点,只是,老朽想知,二位是否甘愿落轮回?”

“不愿!”

“为何?”

“厉鬼大人,您该知道的,感情这个东西,即使是鬼,也不能随心驾驭得了的。”

“你们不舍得与这个凡间小姑娘的感情?”

“是的。”

“难道你们没有察觉自己魂灵有异?是想魂飞魄散吗?”

“大哥三弟,你们,还是听老伯的话,去投胎转世吧。”

“二哥,我不要离开你。做鬼这么多年,只有你一人对我这般好,我还没报答,又怎会离去?”

“三弟说得对。”

“我不要你们报答,只想你们好好的。三弟你忘了你说过什么吗?你说做鬼其实是无聊的,你宁愿早点去投胎,哪怕下一世只是路边一株狗尾草。三弟,好不容易盼来的的机会,不可以轻易放弃啊。况且,这是唯一的机会,放弃的后果,过于严重——”

“二哥,你别说了,说什么我也不会离开你。”

“我跟三弟一样。如果去落轮回,大概我们只能相处几个时辰,但要是我跟三弟拼上一身修为搏一搏,说不定还有个转机。”

“没有的。”

“厉鬼大人,要现在动手吗?”

“你们的魂灵几近透明,就算不去入轮回又能如何?就算拼上一身修为又如何?除了魂飞魄散,也只能是魂飞魄散了。”

“散就散,即使一秒钟,我们也愿跟二弟在一起!”

“大哥,三弟,你们——”

“唉——小姑娘,可否同老朽,单独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不许欺负我二哥!”

“厉鬼大人,您有什么话,还是当着我们的面说比较好,我二哥年轻,经不起您的恐吓。”

“你们把老朽当什么了?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

“小姑娘,老朽提醒过你多次,切勿执念,可是你却不听啊。眼下的情况,虽是他们两个不愿离开,根源却在你。”

“厉鬼大人你什么意思,我兄弟二鬼不愿离开,与我二哥有何关联,切勿乱言。”

“其实你们都心知肚明,却偏偏要我老头子来点破。好,既然如此,那老朽就说道说道。小姑娘,若非是你执念太重,束缚住了他们,又怎会如此?这二鬼固然不愿离开,更多的因素在你啊。老朽曾问过你‘因果’,还记得当时老朽的话吗?因果因果,互为因果。你是他们的因,也是他们的果。小姑娘,放手吧,错过了这次,后果不堪设想啊。”

“二哥(二弟)——”

“大哥三弟,我——”

“二弟不要说,我们都知道的,只要你愿意,我跟三弟便与上天对抗一次又如何!”

“不,不要,大哥,三弟,谢谢你们,看来我们的缘分,要尽了——”

“二哥不,我不会离开你的。不会!”

“三弟乖,听二哥话,好好去投胎,找个好人家知道吗?不许做狗尾草,风吹日晒的,二哥会心疼的。”

“二哥——呜~呜呜~~”

后记

两只鬼走后,家里又恢复了平静。

莫温妮换了份新工作,上司人好,薪水也高。

她回了一趟老家,跟母亲介绍的男人相了亲。

莫温妮结婚了,有了一个可爱的大眼睛宝宝。

生活,工作,每天充实而平和。

夜深人静时,莫温妮会做梦,梦里自己的两个兄弟做了真正的兄弟,整天除了斗嘴,还是斗嘴。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恐怖片塑造出伟大的苦情男,所以这是一部房地

关键词:

上一篇:珍惜现在,一首钢琴曲一生一个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