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看懂,人心中的善与恶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2

为什么会起这个题目,是觉得片子透出很强的因果关系决定的,除了悲苦的片中人物,影片给人的感觉是在用一双冰冷的眼睛注视在这群弱小的人群,且不夹杂一丝情感在里面,不得不说,这真的很冷酷,惯常的罗导风格。

导演说是开放式电影,开放式结局,我的观点 或许 也是 我自己的。
简单的写明我的看法即可,大家凑合着看。
日本人: 这本来就是个 坏人,是人!通过影片看出 他做了一系列的恶事,通过照片墙, 祭祀, 小女孩日记本, 各家发生的惨案, 这个人 导演在最后的给的镜头是 我有血有肉,你摸摸看,是的, 有血有肉, 活生生的恶魔!恶魔 就活生生的在你眼前,怀疑其 不单纯身份的 天主教 男孩 此时 证明了 自己的怀疑(注意 神父并未怀疑!神父才是代表天主教的选择!),但此时的 天主教男孩根本就是 羔羊,不但无法制止恶魔,反而被恶魔肆意凌辱,注意这是对天主教的戏谑~,导演揭示的是,恶就在我们 眼前发生着,以天主教为首的善的一方 并没有积极回应,导致恶魔的肆无忌惮 和为所欲为。(白衣女人和韩国巫师 分别代表其他势力,基本和天主教一样 无能为力)
韩国巫师: 韩奸! 最后车上掉落的照片 证明 此人是 日本人的 搭档 ,且为下属的面大,注意此镜头前 ,车上的物品展示镜头, 有佛像 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揭示 这个身份的一类人,为了自己的目的 (钱或者权利),可以借用一切身份 和使用一切手段 ,一但伤及自身利益,随时开溜, 影片中 他嘲笑 日本人 自己 吃下鱼饵,也强有力的 证明了此类人的 无原则 性质! 还有 后面开溜的镜头,飞蛾代表的是 这类人曾经的恶, 应对韩国的历史背景,只要你做过 恶,那怕一点一滴, 这些都会找到你的头上的!所以 韩国巫师 被迫 掉头 返回 谷城,无奈的 骑虎难下的 照旧帮助 日本人 打理 以往做过的事情,收拾烂摊子 拍照~这条路踏上,就没有回头路,通过韩国巫师拍照时的无力 和没精打采和之前做法事时的干练形象 对比,完全可以 证明这类人的 尴尬 和无奈 。
白衣女人: 是女人 或者是女鬼, 这个角色 我坚信 映照的是当时 日军侵害前后的 韩国政府! 一直在做不痛不痒的阻挠,但其形象是女人,对于 日本人的 男人形象 的对比 显得 这个女人形象 略为无奈 和软弱, 此类的证明还有各案发现场的 骷髅花, 最后的 法绳陷阱,还有苍白无力的 抓住 男主的 手,以及 歇斯底里的叫喊,都表现了 导演试图在描述 一个 在进行无力斗争的 无力政府。。。 其政府身份 并不是完全无力 所以 日本人 ,韩国巫师 都 对其 还是有所忌惮的,例如 日本人追逐 白衣女人, 韩国巫师 在白衣女人面前吐血,退下(当地政府针对韩奸 还是 有力量的!毕竟是自己的人民!) 影片中的白衣女人 是失败的 ,历史的 韩国是沦陷的。。
警察男主: 公务员,有自己坚持的信仰(无神论)和家庭,工作, 和其他受害者身份一样,不管你是什么工作, 都是老百姓!被动 无奈 无力抗争的老百姓,被历史的车轮碾压 欺凌的老百姓!不管你如何选择 ,抗争,伤害最深 的 永远是 此类人!警察局里 停电时 ,吓得尖叫的男主 的形象就是 真正的老百姓形象!!!!
天主教: 影片中给了天主教 神父镜头 ,也给了男孩辅祭镜头,给天主教的定位是, 有所怀疑,有所参与, 高层行事并不果断,以至于 贻误了很多时机, 直接导致了 外敌的入侵和欺凌,导演也用 神父对话的 一段影片,合理了 给出了 天主教的定位, 看得透事,不想管事! 找我没用,还不如去找政府 ,医院,或者 韩国巫师!!! 当然 代表基层的 辅祭 也以悲惨的剧情形象 选择了参与抗衡 日本人,结果却是 慢慢的 肆无忌惮的欺凌, 细节是 谷城百姓 的照片是活着和死了 才能拍,都是 偷偷进行, 拍辅祭这个 天主教身份的男孩,

刚看完《哭声》,从来没写过影评,一直对韩国电影比较喜欢,因为总是能让你引起许多的争议与思考,每个人对影片都有自己的看法。下面就我个人的观点,和看了诸多网友的评论之后,也参与一个评述,发表一些观点:
       整部电影,我的感觉是围绕善与恶来进行的。心中存恶,那你便能看见恶魔,成为恶魔,犯下罪恶的事,最后万劫不复,如果你的心志坚定,心中存善,恶魔便无机可趁。
       故事的开头首先发生了一桩杀人案,嫌疑人杀死了赵氏夫妇,而这个开头的杀人案,正是整部电影所有杀人事件的缩影流程,所有的杀人事件都是杀人者先是身上长满疹子,脾气变 得非常暴躁,然后杀人,然后自己死亡。
      那么什么样的人才会成为这样的杀人者,最后导致自我的毁灭呢,影片中给出了答案,恶魔就像一个在钓鱼的人,不是他选择什么样的人成为杀人者,钓鱼的人是不知道他会钓上来什么鱼的,而是杀人者自己上钩,成为了杀人者。只有做了错事,有了罪,恶魔才会找上你,你心中的恶,正是恶魔可以钓你上钩的鱼饵,你咬了鱼饵,有了罪,你才成为了恶魔。
       影片中日本人就代表了恶魔,那么那个影片中出现的无名女,没错~就是这个村庄的守护,算是善的一方。首先一点,善与恶都是无法直接直接对人类进行伤害或帮助的,所以日本人这个恶魔也无法直接杀害人类(所以当人们找上门来,杀他时他只能逃窜),只有诱出你的恶因,才会有恶果,和这正和我们现实一样,你所犯下的罪,或者善事,可能当前是无法直接给到你表象的体现,但是请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
      捋一下,对这个日本恶魔所犯的一些事做一个解释,首先发生火灾的房子的女主人,那个女主人的恶,之所以她会上钩,就是因为影片中体现的,在河边日本人调戏她时说的,既肮脏又淫荡的女人(影片中有一段,陪酒女也染上疹子我想也是同因)。所以恶魔才有机可趁,让她感染发病,成为恶魔杀人,而最后她被吊在树上,但是她的死因是被刺死,我想这是她的自杀吧,这是她成为恶魔杀人后,她自己也无法接受现在这样的自己,对自己的一个了断。而影片中,日本人会对每一个人在杀人死去前,和杀人死去后,拍照,我想这正是一种讽刺,一个个表面上光鲜亮丽人模人样,但是实际上犯的罪恶,后面的照片才是他们自己真正恶魔的样子。
       其次,打猎的那哥们就比较好解释了,猎杀吃了太多动物,所以才会看见恶魔,最后也遭雷劈。比较难解释的通的是主角的女儿了~这么小的女孩能有什么错~?这句话同样,那个道士也这也说。那么正好来说一下这个道士,这个道士就是日本一伙的这没啥问题(无论是从穿同样的尿布,还是最后散落的照片来说都可以说明),因为恶魔是无法直接左右人的,正好需要道士这么一个帮手,用来完成最后一步,对中了恶魔招的人作法,让他们彻底成为一个万劫不复的人,道士的软肋就是他骗取人的钱财,恶魔也正用了他这一点,将他牵制着,助他行凶。
      前面说到,小女孩有什么错,是的,小女孩本身没罪,这一点,我猜想,当道士在做法事时,同时日本人也在作法,但这两者是没联系的,日本人是在对朴春裴施法,让他变成僵尸,这个时候,村庄的守护者正好看到这一幕,对小女孩这一点进行一个审判,是的小女孩没什么罪恶呀,所以日本人受到了惩罚,重伤变得特别虚弱。但是日本人不甘心,他最后从山上撞到主角的车上,而主角将他丢下了山,这个时候,日本人已经有理由让小女孩变成了恶魔了,以至于最后,主角在问无名女,那个家伙为什么,到底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因为你女儿的父亲犯了罪,什么罪,怀疑别人,还想杀死,结果还是杀死了。
       在日本人被扔下山后,那个道士就已经知道他的女儿上钩,所以去了主角家收尾,这个时候,碰到了无名女,无名女将道士赶走了,道士发现村庄竟然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以为日本人也被她除去了,吓的逃回了家,打算逃离这,在车开到中途,发现飞蛾雨的时候,他才知道,日本人没被除去,而后他又被牵制,打了主角电话骗他。
       其实结局,主角是可以对自己进行一次救赎的,但是不坚定的信念和猜疑,最终让他跑回了家,带着他的罪,跑了回去,最后一丝守护在家门口的希望之草也枯萎了,那个门前的骷髅草是无名女对他的最后一层守护,但是遗憾的是,和开头的第一个杀人事件家门口的草一样,他们没能坚定自己的信念,完成自我救赎,而后故事的结局最后小女孩也回不了头了,杀了人。(当然其实主角最后没忍住跑回家了,其实是可预见的,因为在道士作法时,他也没忍住,阻止了道士,~这是主角的天性使然~而这也恰恰是人的天性,猜疑和不坚定~第一次使女儿免于过早的沦陷,而也恰恰因为这最后女儿依旧没逃过这一劫,也是蛮唏嘘的)
       影片最后一段,神父助手那段,也蛮有意思的,他带着十字架和刀,去找日本人,质问日本人是什么,日本人说,你是怎么想的~?恶魔!你是恶魔。而这个时候日本人没有回答他,是的,回不回答已经不重要了,他心中的不坚定和存疑,就是罪,这时候,他能不能离开这回去,也不是他自己说了算了,他已经有了罪,这也导致他最后看见了恶魔。
       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逻辑比较混乱,很多想要表达,越表达不清,结尾这段我再谈谈,看了电影后的感受吧。我的题目是人心中的善与恶,我上面讲了这么多电影中善恶呢,最后我想讲讲我所理解的善恶(我是一个三观不太正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的三观),我觉得其实压根就没有善恶之分,什么是善良,什么是邪恶?什么是恶魔,什么是神?无非都是人给自我加的概念,从小受到整个人类社会的熏陶形成的观念。善恶之分,我想关键在于你所做这件事是什么个评判标准,这个标准就很难界定了,有时候你做了对的事,其实很多时候产生了坏的结果,那你是在行善还是作恶?我给了这么一个标准来判定一件事的善恶:就是当你做一件事,这件事如果施加在你自己身上,你是否能够接受,人嘛往往都是这样,很有代入感,每一个人事物,见到的都是自己,神父助手最后看见的恶魔,何尝不是他自己心中的恶魔呢~为什么我们会觉得杀人是一件罪恶的事,因为你自己是无法接受被别人杀,所以为了整个社会的稳定,以至于不那么混乱,所以我们得传承这样的概念,让你一个人从小认识到杀人是不对的,那是及其罪恶之事,这样我们才能生活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而不是每天出门担心被谁杀了。我想宗教鬼神之论呢,就是如此,它得制定一个善恶标准,制定一个好与坏的规则,只有当你认同了这个规则,并成为你自己的评判标准,你才会去相信他,接受规则的限制。我想表达的是,如果你不想成为恶魔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存在善恶的限定吧,当你善恶不分,没有这样的约束时,你自然就没有罪恶,不会看见恶魔。但是当你善恶不分的时候,你就不成为人了,所以我们不可能看不见恶魔,因为我们得分善恶,我们看见的恶魔是我们心中的恶魔,而我们也得感谢恶魔,当你看见恶魔之时,你也分得清善恶了,两者是共存的。

    之前对罗泓轸导演不太熟悉,对韩国电影的了解也是浅尝辄止,《杀人回忆》给我留下了一定的韩国类型片的印象。直到这个月看了《黄海》和《追击者》,看完之后觉得惊为天人。这两部片子环环推进的剧情、使用暴力因素的技巧、针对人性和现实问题的探讨以及导演在对节奏的把控上很合我的胃口。就我个人而言,导演在这两部作品情节的安排中,一定程度上是在对观众施虐,两部片子看完之后都让我有不同感觉的压抑。最近几天得知导演最新的作品《哭声》已经上映,我就开始在网上找片源。如果这部片子在国内上映,我会去补票支持正版。看完之后,我感觉忍不住来跟大家说说我的想法,不然憋得睡不着。
   我以为这部片子罗导会继续走纪实推理的路线,看了预告片之后,也觉得会是在宗教鬼神的外壳之下隐藏的杀人凶案之类的。但是抱着这种想法看完,明白自己是被导演玩了,《哭声》完全就是一部宗教主题的影片。看了一个多钟头之后我越来越怀疑这样诡异的剧情怎么才能圆到现实生活中来,给观众一个合理的解释,经过了最后让我急得抓耳挠头的二十多分钟,我才知道前面导演大费周章的诡异铺垫是什么意图。以我看完之后第一时间的理解,和想了一会又来看影评的解读、导演的访谈之后产生的想法与问题,以及再去找电影中的细节来印证我的想法和问题,我觉得自己算是稍微的看懂了这部影片。
   首先,国村隼扮演的日本人就是村子里一切死亡的源头,也就是他最后显形出的恶魔,黄政民扮演的萨满巫师则是恶魔的帮凶,而千禹熙扮演的女鬼一类的存在是要守护村子。这一点有人说出不同的理解,认为日本人是圣徒,要除掉为害的无名女鬼,我对支持这种想法的理论和证据不赞同。第一,恶魔最后显现出的形态就说明问题,这也与他前面出现在别人噩梦中的样子,以及被人目睹到生吃动物、拍摄被害人生前和被杀时的照片、在房子中摆设诡异祭坛等等现象是吻合的;第二,在影片中间,导演对日本人的刻画与处理很容易引导观众,让观众会产生他才是要拯救村子那个人的想法。我认为这是导演的意图,直到最后一刻让观众还心存犹疑,也更突出了影片所要表现的主题;第三,影片中十分精彩的所谓“斗法”的一段,也是很引发争议的一段,表面上看,巫师和日本人在同时作法,平行的剪切,观众的第一想法会是日本人在为男主人公的女儿驱魔。而巫师这时应该是要消灭日本人,所以有两人“斗法”的说法出现,这也跟日本人作法中途突然表现得痛苦失去知觉,并且在男主人公因女儿求救而阻止巫师作法之后又恢复知觉一致。但这里有几个细节,巫师在人形的木桩上钉楔子的时候,首先用力捂住了木桩的眼睛部位,而女儿随后便捂住了眼睛,巫师开始在木桩上钉楔子,女儿捂肚子的部位是和木桩上被钉的地方相同的。当最后巫师把楔子钉在木桩的眼睛上,女儿也痛苦的捂住了眼睛。当日本人恢复知觉后,看到了无名女鬼出现在他房子的后面,这说明了是女鬼中断了日本人的作法,而巫师的做法,我猜测是为了要把女儿体内的恶魔或者邪灵封住,从而控制她。导演在访谈中提到的是,“一光跳大神的时候,可以认为是针对日本人的,也可以认为是针对孝真的,就是按照这样的目的来剪辑的。同样,这个日本人进行仪式的时候,可以认为是针对一光的,也可以认为这个仪式是和朴春裴有关系的,为了让两种解释都能行得通,使用了交叉剪辑手法”。这样看导演就是想通过这一点来令观众产生不同的想法,模糊观众的视线,在最后一刻才得知真相。
   日本人作法的目的从后面看,是要把死去的朴春裴变成类似行尸的存在(导演说这是他认为被恶魔附体的样子),他在祭坛的中间摆放的就是朴春裴的照片。当两人作法停止后,女儿也被送去医院,并保持着一个扭曲的姿势。当男主人公带着人意欲杀日本人时,日本人的东躲西藏以及弱势与可怜又会让人误以为他才是要拯救女儿拯救村子的人。无名女鬼让日本人掉下悬崖,砸在男主人公的车窗上,看样子日本人是没得活了,又被男主人公从盘山公路旁扔下去。然后男主人公回医院,看到女儿恢复意识,全家抱头痛哭,这更让观众感到扑朔迷离,日本人究竟是不是罪魁祸首,并带着疑惑期待剧情的下一步发展。殊不知将日本人推下悬崖成为了男主人公一家真正惨剧的开始。
   其次,再说一些影片中的其他细节。
   1.黑山羊,乌鸦是片中很引人注意的三个标志。黑山羊自不必说,是撒旦的象征,挂在主人公家门口流着肠子的黑山羊更是邪恶无比,这应该就是对主人公一家的警告,而且可以看到日本人在祭祀时摆的都是羊头。而黑狗可以理解成地狱守门犬,身为恶魔的日本人豢养它。乌鸦在片中的出现一开始令人也觉得十分邪恶,最后我明白乌鸦应该是无名女鬼展现力量的一种方法,男主人公打死黑狗之后,很多乌鸦在啄食狗的尸体,巫师第一次到主人公家,打破酱缸后发现里面的乌鸦。现在理解应该是无名女鬼在用阵法一类的东西守护,最后巫师看到无名女鬼被威慑,跑回家后也是一只乌鸦飞进来把他吓得卷铺盖跑了。
   2.无名女鬼第一次出现,好似装傻充愣一般向男主人公扔石子,这点我在豆瓣影评看到一个令我信服的解释。圣经里耶稣的门徒抓到行淫的妇人后问主是否处死,耶稣的回答是,你们觉得自己是无罪的人便向她扔石头,而女鬼向男主人公扔石头,正是男主人公和老婆在车内媾和之后。这个宗教隐喻也说明了女鬼是无罪的人,是圣徒,她的目的是为了守护村子。
   3.恶魔在显形前跟辅祭谈话时说出了路加福音里的一段话,也是片头就出现的“你们为什么愁烦?为什么心里起疑念呢?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这段话可以算得上是整部影片的所要表达的内核所在了,也一直贯穿着主线。日本人在魔化后对身为基督徒的辅祭说出这段话,无疑是一种蒙骗和嘲讽,嘲讽辅祭识不得他是恶魔,嘲讽这基督徒的愚昧。随后日本人又展示了自己手心的圣痕,即类似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手心穿出的洞,更是恶魔骗人的伎俩。而这段路加福音最后也在男主人公和女鬼的对峙上表现了出来,女鬼拉住了男主人公的手,这说明她有骨有肉,这时我们不应该称她为鬼了,她无疑就是圣徒,那段话在这里以一条暗线的形式出现。这几个理解都是受到这篇豆瓣影评的启发,,干货很足,说的也比我更明白,还有疑惑的jr可以看看。
   4.无名女鬼,也就是圣徒,为什么会穿着死者的衣物出现,并且在最后拿着女儿的发夹,这一点也是男主人公怀疑她是为恶的一方,并且不听劝告返回家中的原因。我认为穿着死者的衣物,拿着受害人的物品可能是无名对村子里人的一种感情和眷恋,也或许是她随自己没能救了这些人的一种遗憾的寄托。
   5.巫师最后被吓得卷铺盖逃跑,但是却被成群撞死在车窗上糊得满满的蛾子吓得跑回来,这应该是恶魔的命令。有人认为砸在车窗上的是鸟屎,并认为这是无名的手段。我又倒回去看了一遍,确认是蛾子。我觉得这应该也跟圣经有关。埃及法老王因不信神而招来的埃及十灾中,就有蝗灾、虱子灾和蝇灾等与昆虫有关的灾难。片中成群扑向巫师车窗的蛾子更像是铺天盖地飞来的蝗灾,而恶魔用了蛾子,更像是一种对神的嘲讽,而且展示了他也可以行神迹。
   最后,导演用了这么多的手法铺垫以及细节来影响观众的判断,模糊观众的视线,所要表达的就是怀疑与信任。不断有人死去,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到底应该信谁?导演用这个问题折磨了观众将近两个钟头,直到最后几分钟才揭晓答案。这种手法的使用,是否是在说观众和片中的人一样,同样会被罪孽、欲望蒙蔽双眼,不识善恶,以至于将这个问题抛向芸芸众生,其中宗教意味相当浓厚。而且影片又同时杂糅了东西方多种宗教的元素,让观众身处云里雾里又觉得刺激无比。另一方面,导演延续了他对角色行为剖析的特点,仍然在表现人在极端环境极端条件之下会有什么行为,既有人性的阴暗面,也有光辉面,或者说更多的是非善非恶的那一部分,只不过这次是在一层层怪力乱神的包装之下呈现出的,从影像体验上看有点像美国七十年代的那部《驱魔人》,但又与驱魔人截然不同。《哭声》仍然是打上了鲜明罗泓轸印记的一部影片,观影时饱受折磨,观影后又思绪连连。只不过这次的折磨来得更为压抑和战栗。
   对于这部片子,我还有一点疑问,就是无名为什么没有成功救到村里人,当她面对巫师的时候显示出了很强的力量,面对恶魔也并没有表现什么畏惧,那么究竟是什么阻碍限制她,这点影片中并未点明。或许她是因世人罪孽太过深重而变得冷漠,因村人始终不辨善恶而觉得无能为力,也就是俗称的带不动吧。
   写到这,只能把我现在想得出来的一些东西表达一下,还有很多的细节我没有顾得上说,头绪有点乱,没有从头到尾的梳理,而且也不能说这部片子就是完美的、是神作,但导演是给观众奉献了一部出色的电影。现在得用一碗热干面来给自己慰藉了。

图片 1

却是 当面 ,随意 欺凌的方式拍摄,如同扒光了衣服啊 !!!

小女孩 确实 失身了,导演隐晦的 用日记本 表达了此事, 下体鲜红,后一个画面的镜头 是黑色的男性生殖器, 还有小女孩碰到日本人的大概经过,仔细看看那个日记本镜头 ,就可理解,这个情节是导演 在加重 日本人 对 韩国民众带来的伤害 是真正存在的 ,虽然 不是人人皆知!但历史就是这样 ,做了 就有记录!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万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in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虽然片中男人女人都在哭泣,但都是处于受害者和弱者的角色,任由命运摆弄,却无力自拔其中,片子中有很多血腥的镜头,但这些镜头里面的人,在之前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偏离正常生活的行为发生(如性行为),其实片子的开头和第一个镜头已经足以概括全片,人在人性当中有形无质,极易被外界左右。

影片从开头警察的散漫到之后一步一步的步入疯癫,导演在一步步的向观众抛饵,让大家慢慢掉在导演预先设置好的框架当中无法自拔。

看似有形有质,实则片中发生的一切,都是从主角的梦中一点一点的发生,这种交叉的剪辑将现实和梦杂糅在一起,使主角一直在梦境的引导中不断的迷失自我,主角周围的人都在传说日本人的种种离奇故事,但却没有一个人真正知道日本人是做什么的,比起片中日本人的妖魔化,我情愿把这看作是人性当中的恶,日本人就是人性中恶的一面,在我们人的本性当中,本身就存在着善恶的一面,在大多数时候,恶是被隐藏起来的,而片中第一个镜头就很好的点出了影片主题,人不是没有恶,而是如果存在本心的恶一旦被引出来,就像鱼吞下鱼饵一样,你开始怀疑并相信恶,那么你会越陷越深,内心渐渐被腐蚀,变得自我并猜疑。

小女孩第一次反常后就开始吃鱼了,片中后面也有很多铺垫是小女孩之前已经被日本人控制,但真正意义的控制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吃鱼象征着吞下鱼饵,而主角的妈妈便是让主角慢慢走上不归路的帮手之一,这里就会说道一个属于人的猜疑链,人类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和无知,导致了恶人的大行其道,巫师很明显从开始就是一个江湖片子,从他一定要敲碎那个坛子就可见都是事先做好准备的。而主角也对此深信不疑,这也就说明了最后的正义化身的女鬼对主角说的话,三声鸡叫后去家里,而主角在人性的善与恶当中,已经在恶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从杀死日本人的狗,再到公路抛尸,对自我认同开始怀疑,恶的一面逐渐放大,导致了最后的悲剧收场。对于这一幕的设定,个人感觉导演是有意为之,当人处在一个巨变的时期当中,个人与社会差距的无力感被描写放大,并且处于底层的人往往是社会和舆论的牺牲品。

在说说让主角变恶的第二个帮手,就是他的女儿,对于一个急切拯救女儿的父亲而言,对女儿的爱,就是他吃下的饵,此处设定也是呼应片子开始镜头,一旦你上钩了,就无法拜托,从此命运被人操弄,生不由已。

女鬼可以说就是你迷途时候的引路人,在你运气好的时候,会碰到好心人为你指路,让你迷途知返。可讽刺的是,一旦人开始相信恶,那么在他眼中,善只是披着人皮的恶,再多的好言相劝,也抵不过自己蒙蔽的内心,这其实也就说明了,为什么人性是那么的脆弱和容易迷失,片中也有多年夫妻惨死等镜头,看了不仅让人惋惜,无一不是说明,人一旦善恶不分,即使亲情,也无济于事,就像片中小女孩残忍的杀害家人一样,在人性的恶当中,人的情感是多么的不值一提。

最后女鬼的哭泣,也是对人性的哀泣,套用句家常话“天助自助者也”,对于一个迷失的人,即使充当引路人的女鬼,所做的也只有哭泣而已,不知道导演对人性是该有多失望才这样做···

对于人性有着深刻把握的罗导,对于片子的情节设定可谓是尽心尽力,在片子中,探讨了很多,包括迷信和宗教,但更多的是对于个体和底层的关注,《追击者》《黄海》无不如此,在急速发展的时代中,个人的命运如同蝼蚁一般,最是容易在时代当中被淹没,甚至消失。

对于一个能把社会黑暗和冷酷记录成片的导演,罗导是值得尊敬的导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醉春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只需看懂,人心中的善与恶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