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怀着童真死去了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2

小男孩问你们为什么都穿睡衣 还有编号,是在玩什么游戏吗?

如此二战反战争题材的电影你还会想到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电影的主人公是一个八岁的孩童,跟随看守犹太人的父亲来到了郊区,热爱探险的小男孩一直对后院“农场”充满好奇,于是德国小男孩认识了“农场‘里的沙幕。

毒气室紧锁的大门隔绝了生存与死亡,门内是无数枉死的生命,包括一个实施罪恶的纳粹军官的毫不知情的孩子,门外是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号和父亲如死灰般绝望的眼神,倾泻的大雨是这场悲剧的见证者。

在黑暗的理性到来之前,用以大量童年的听觉、嗅觉以及视觉。在观看这部影片之前是对它没什么概念,更不明白期中蕴含的意义,直到影片末尾的收场,带着对片中两个小男孩的同情之心,逐渐开始领悟这句话的含义。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透过一个孩子的眼睛来讲述二战时期中德国集中营的景象,以一个孩子的视角来审视那个特殊的年代,呈现了过去历史上这一段黑暗历史过程。没有道德上的批判,仅有两个孩子的真诚对话与友情,完满了一段残酷的历史。那些杀戮和令人难以直视的鲜血,在孩子的眼中被折射的是如此光怪陆离和有趣,但越是如此越是让人痛苦的难以遏制。
     日常平静的生活是虚假的;年轻英俊的副官,会突然对犹太人大发雷霆;和蔼可亲的父亲,制定了屠杀犹太人的毒气计划;曾经被布鲁诺认为是乐园的农村,只是一网之隔的人间地狱。那个曾经是医生剥土豆的犹太人,最后死在士兵的拳打脚踢之下,只是因为撒了酒。
     可,布鲁诺不知晓这一面,他以为父亲善待这些犹太人。他为了帮助什穆寻找爸爸而换上了条纹睡衣溜进去。正是一个雷雨天气,一群犹太人,被驱逐赶到了一处房间;布鲁诺和什穆也是。布鲁诺单纯的认为,这是避雨。然而,再也没有人从那个房间走出来,最后,他成为了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布鲁诺的父母终于发现了密道,循迹找到了集中营。当,父亲看到的是毒气室作业的结束……一声绝望的呼唤,母亲在外面撕心裂肺的痛哭起来。
     原来和平是多么美丽的字眼,原本世界就应该如两个男孩间的友谊那么简单。

于是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小男孩

我去过南京这座古城,同样也去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在参观的过程中我发现所有人都一致的放下了手中的相机和手机,低头驻足,默默观看。有一种凝重萦绕在心头,那是三十万同胞的性命。

布鲁诺是一个8岁的小男孩,他所有的乐趣就是和小伙伴一起玩耍,他的愿望是成为一个探险家,人世间的不幸和苦楚不是他的年纪可以理解的内容,但由于他的父亲是一名“忠诚”的纳粹军官,在那个时代下他的人生注定不可能一直天真无忧。

许许多多脱掉的“条纹睡衣”。

图片 1

布鲁诺的纯真是影片中人性的闪光点,他穿上了条纹睡衣,怀着纯真死去了,死在反战母亲编织的美丽谎言和纳粹父亲残酷现实的世界里......

于是穿上了睡衣,挖了地道,混进了集中营。

提到“早安,公主”,很多人可能就会知道我说的是美丽人生这部电影。

懵懂无知的布鲁诺无法理解周围发生的事情,他不知道为什么本是实习医生的帕维尔成了削土豆的,不知道为什么烟囱里会冒出令人作呕的难闻气味,他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历史,对家庭教师推荐的《德国军鉴》没有一丝兴趣,他单纯的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好”的英雄。然而在布鲁诺离开这个罪恶之地的前一天,什穆尔的父亲不见了,出于对朋友的诺言,布鲁诺答应第二天来“农场”帮助什穆尔找到他的父亲。

他还安慰什穆儿说我们只是在这避雨

图片 2

约翰·贝杰曼说“在生命的黑暗滋生蔓延之前,用以丈量孩提时代的是我们的所听、所闻、所见。”战争的残酷和纳粹的无情在孩子纯洁、天真的光芒下显得更加肮脏,不管出于怎样的政治立场,战争从来就没有胜利者,片子最后一幕毒气室散落一地的条纹睡衣在无声地在控诉着战争的罪恶。

两个人成为了朋友

其实在我们抱怨生活艰难,何曾想过身处和平已是一种恩赐。

1943年的夏天,随着军官父亲拉尔夫的升职调任,布鲁诺一家从柏林搬到了波兰的纳粹集中营,这是犹太人的地狱,也是丧失人性的魔鬼的天堂。8岁的布鲁诺没有玩伴,只能从自己的小窗户里看到一个“农场”,“农场”的人都很奇怪,他们都穿着条纹睡衣,每一个穿条纹睡衣的人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编号,天真的布鲁诺坚信这是一个自己没有玩过的游戏,他还在农场认识了一个和自己同岁的叫什穆尔的朋友。什穆尔的出现让布鲁诺的生活重新有了色彩,他每天的乐趣就是偷偷穿过小路去见自己的朋友,一个纳粹军官的儿子和犹太小男孩成了朋友。什穆尔作为“农场”的人,也有一个自己的编码,尽管什穆尔一再强调这不是一个游戏,但布鲁诺还是对电网里边的什穆尔抱怨说:“太不公平了,我只能困在房间里,你却能在这里跟朋友玩。”

然而这一批

德国小男孩致死都坚信着走进毒气室只是为了躲避屋外的大雨,等雨停就可以回家了。因为在父亲播放的纳粹集中营纪录片中这群犹太人欢快的居住在集中营中,无忧无虑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当布鲁诺穿上“条纹睡衣”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悲剧的到来,他和所有穿条纹睡衣的人一起被赶进了毒气室,生命弥留之际,布鲁诺仍然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在被黑暗吞噬的一刹那,他依旧带着童真肯定地说:只是让我们在这儿避雨,雨停了我们就能出去了。

脱了衣服

战争真的很无情,他不分男女、不分年龄,谁也逃不过他横扫的镰刀。从纪念馆出来时我与同行的朋友,在外面的广场让一个小女孩给我们在和平碑下留影,那张照片我至今保存。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改编自爱尔兰新锐作家约翰·波恩的同名小说,小说是一部儿童作品,但电影却不那么适合儿童观看。这是一部反映二战纳粹集中营的影片,尽管导演马克·郝尔曼已经尽量避免画面中出现枪林弹雨的血腥镜头,但从头至尾的压抑和阴暗依旧给人一种无言的沉痛感。

然而他最终也没有知道

同样是八岁的孩童,两个同龄的小男孩却有着天差地别的命运,一个是纳粹集中营的犹太人,一个是看守犹太人长官的儿子。影片的最后主人公为了帮助沙幕找到爸爸,穿上了条纹衫走进了充满犹太人的集中营,或许命运的结局早已注定,两个小男孩手拉手被赶入毒气室,结局可想而知。最后一个镜头给到的是那群已经死去的犹太人住过的宿舍,蓝白条纹睡衣堆积,默默等待着下一批穿上他的犹太人。

里面的人都穿着睡衣

影片主要讲述一对犹太父子被送到纳粹集中营,妻子追随丈夫和儿子的身影同样穿起了条纹睡衣。父亲圭多为了让儿子有个健康的童年便编造出他们只是处在一个游戏中的谎言,最后父亲惨死在集中营,儿子与妻子多拉获得了解救。

无意发现屋后的“农场” (其实是集中营)

这和日本拒绝承认南京大屠杀事件多么的相似,用着虚构的故事掩盖犯下的罪行。时至今日,日本面对相关铁证仍然拒不承认屠城的实情。

就被人群涌动着进去了毒气室

图片 3

正式小男孩爸爸在屋内计划的毒气杀死的一群人。

图片 4

男孩在新的封闭环境很无趣

整部影片圭多给人留下的是聒噪的,爱顺手牵羊的小人物形象,但他同时他又是无畏的,被人称作天才的父亲。正是这样一个小人物在二战德国纳粹集中营给儿子构建了一个童话世界。孩童眼中的集中营与现实进行强烈的对比,巨大的反差让人心中对这群穿条纹睡衣的人产生了悲天的怜悯。

因为快离开了,小男孩承诺帮什穆儿找他爸爸

图片 5

爸爸禁止他从窗外看“农场”,把窗户堵住。

图片 6

集中营的边界他看见一个跟他一样大的男孩,犹太人 shumle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蚊子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男孩的爸爸是一名士兵

抬头看见 有东西洒进来

小男孩还是从一个小门走进后花园最后翻墙出去

关着门的毒气室

于是两人经常偷偷见面

被调去看管关押犹太人的集中营

然后是音乐停掉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怀着童真死去了

关键词:

上一篇:带来哪些反思,天降亿万资产的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