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父无犬子,为什么令人着迷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07

美剧《越狱》卷土重来了

一个好的点子,能不能拯救一部漏洞百出的作品?这很难说,多数时候其实不行……但至少在今天,《越狱》做到了。 在经历了前面三集“血崩”式的故事后,第五季《越狱》已经成了一艘四处漏水的大船,很难再寿终正寝,撇开之前的剧情不说,本集的战场已经回到了美国本土,迈克尔和波塞冬正式开始最后的交手——此次交锋有不俗的亮点也有低级的槽点,只能说不功不过,但比前面几集有了不小的回升。 真正让人高兴的,是该集中有关“父与子”的联动设计,迈克尔和小麦这一对算是开胃菜,另一对意想不到的父子则是观众们最大的惊喜,可以说,这是对第五季乃至整部《越狱》精神主旨的一次升华,因为它不仅仅关乎亲情,还实现了人的救赎。放到最后说吧。

情节硬伤太多!

一般来说监狱按照同性性别划分设置,因此《越狱》中男性监狱里T-Bag此类豢养男宠的角色在美国也是司空见惯的。同样,《女子监狱》里的相似的同性恋情也是常态。在多元化文化和人文关怀的大势所趋之下,人们对同性关系的存在给予理解,影视中的此类情节也越来越得到大众的接受和宽容。除了性关系,结盟也是必要的,尤其是对于初来乍到者来说,选择适合的群体有益于自身力量的壮大。群体间同进同退、同辱同荣,结盟之后,同盟成员受到的保护与给予外敌的打击都以几何级数增长。剧中迈克尔等人越狱的成功与正确地结盟不无关系。
近几年有很多重启的经典美剧,包括《24》、《英雄》、《X档案》等等,但是真正能让人们重新燃起观赏热情的寥寥无几。就在不久前,由于鲍小强的缺席,重置版《24》的收视屡屡走低。不过与《24》不同,福克斯此次召回了原班人马再次打造《越狱》,同时觑准时机,在流媒体平台复兴热播之际趁热打铁开播新季,顺时应人之举想必能成气候。

虎父无犬子

这无疑是本集最大的看点,完全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的节奏。

当然,迈克尔和小麦只是单纯“天赋传承”的表面文章,而T-bag和维普则在此基础上,已经上升到“救赎”的层面了(看到这里的人没人怕剧透了吧)。

Part 1 :天赋

小麦小朋友才7岁,感觉已经比我聪明了……同样是埋乐高找宝藏的游戏,麦克每次都能轻松发现,而小伙伴吉米却一次都找不到(等等,正在看《绝命律师》的我感觉哪里不对劲)。

很关键的一点在于,小麦小小年纪,已经知道在图画里面隐藏地图了,这种远超同龄人的操作让其他小朋友怎么玩嘛……

图片 1

在和波塞冬解释之后,就连这个大BOSS都不禁为小麦的惊人天赋所折服——不愧是迈克尔·斯科菲尔德你的种啊,小麦活脱又是一个天才。

父子之间或许真有这种陌生的熟悉感,当迈克尔看到波塞冬遗弃的车后座里有幅画后,第一反应就是儿子告诉自己的密码地图。

图片 2

由此可见,我觉得迈克尔应该是有通过提醒过小麦他和妈妈萨拉的处境,否则,迈克尔不会下意识地认为小麦在给自己指路——毕竟儿子才是个7岁的孩童,迈克尔不该指望他能够理解家庭形势到这种地步。

但结果却是波塞冬利用了这点,让迈克尔中了一个很粗浅但有效的圈套。

图片 3

此时,我都觉得迈克尔和小麦简直是一样一样的,都上了波塞冬的当,只不过后者被骗属于等级差距,前者被骗就可能付出血的代价了。

Part 2 :救赎

T-bag和维普这对父子实在有些意外,却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原本他们俩相认充其量就是迈克尔父子的特别版,但是,在前因后果都被填坑了辅助作用下,父子俩的相认,让《越狱》这部剧有了另一种“优秀作品”的气质。

6年前,迈克尔刚替波塞冬做事不久,主业就是在世界各地帮人越狱,为了加强工作效率,同时也是为了防波塞冬一手,于公于私,他都想找一个可靠的帮手来做他的搭档。

图片 4

通过CIA的权限,迈克尔注意到了年纪轻轻的大卫·马丁:“他被关在监狱,是个臭脾气,还是个孤儿,这意味着他可以被操控。”

可迈克尔看中大卫绝不仅仅是因为他“年轻有为”,更重要的是发现了他的身世。

之后,大卫化名维普,成为了迈克尔满世界越狱的“得力干将”(whip-hand)。

图片 5

一直到回美国本土,迈克尔依然在对维普卖关子,让他独自去芝加哥,还给了他一个坐标,那里有“真相”在等着他。

此时,T-bag却好像是在为再开杀戒进行祈祷和忏悔:“我一直在思考……上帝……我一直在思考,因为有笔吃亏的买卖摆在我面前,所以我打算动用以前的西奥多·拜格威尔做派,T-bag。如果它终将发生……他不会出自一个冷血之徒之手,不是为了罪孽,亦不是为了仇恨,如果鲜血沾染了我的双手,世人须知…这是为了爱。”

图片 6

听上去有些没头没脑,如果想忏悔,干嘛非杀戮?如果要杀戮,为何是为爱?

答案在T-bag与维普相遇时终于揭晓——想要让性格乖张狠厉的维普真正看重自己,他就必须拿出当年T-bag的真实做派来,也只有通过两人都相识的迈克尔,维普才会听得进自己的话。

图片 7

T-bag的“爆料”显然也惹毛了不明所以的维普——你这糟老头谁呀?!这么清楚我的底细?!

——你最好赶紧说清楚,老家伙,别逼我跟你动手。

——彼此彼此。

图片 8

看着两人真正第一手打交道的方式,瞬间就明白了他们是父子的事实(豆瓣上不能放动图,只能用截图了)。

接下去就是T-bag讲述来龙去脉的时候了:

图片 9

“斯科菲尔德在找搭档,从监狱里搜寻,想找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因为你与生俱来的生存本能,连最糟糕的监狱里也能混得风生水起,你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于是他做了调查,想知道我们都想知道的事。你是学来的,还是与生俱来的?是你与生俱来的,小子(儿子),是我传给你的。”

图片 10

父子相认的戏份到此为止。与此同时,这一出戏却填了许多坑——

为什么迈克尔要选维普作为自己的搭档?T-bag当年虽然给自己造成了许多麻烦,但也帮过不少忙,有一点毋庸置疑,他是个厉害角色,虎父无犬子,维普继承了这一血统,成为了迈克尔这些年的最强助力;

为什么迈克尔要花大价钱给T-bag装机械义肢?让他帮忙事小,在他身上还他儿子的债事大,这么多年来维普为自己出生入死,用上百万美元还他一个完整的爸爸,值得;

最最精妙的是,迈克尔做这一切为了什么?我认为是完成三个人的救赎:从狐狸河开始,到奥杰吉亚结束,迈克尔这些年的越狱生涯,无论出发点是好是坏,总归是伤害了不少人,T-bag断手并遭受各种痛苦,维普颠沛流离老在监狱度日,迈克尔自己也抛弃家庭备受煎熬,不管是罪有应得还是自找苦吃,这些都算他的罪孽……而经历了这一出相认,身体相对健全的T-bag找到了儿子,生命被重新定义,重获自由的维普找到了父亲,生活不再孤单,促成这一切的迈克尔,也减轻了自己身上的业障。

所以再回到迈克尔给T-bag的那封信,里面说的作为回报,“you must take a life”——可以理解为杀个人,也可以理解为扼死“T-bag”,成为更善良的西奥多·拜格威尔,或者是杀掉“维普”,让大卫·马丁重获新生。

我是多么希望这对父子像苏克雷、富兰克林他们一样,就这样离线啊,这样他们的故事就圆满了……可惜,大结局里他们还会出现……

【可以开始期待这一季《越狱》的大结局了。“有爱评论区”一直在期待您的关注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陆冠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茶包哥演好人比坏人差远了啊。

另一方面,逃亡或者逃脱是一种抵抗的表现,从桎梏中解脱,跨越出藩篱,整个过程的起伏跌宕都充满着危险与不测的气息。《越狱》这种影视作品具有极强的带入感,用惊悚紧张刺激观者肾上腺素的勃发,在心跳律动的速度中,多巴胺、内啡肽等激素的浓度迅速攀升。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些兴奋和恍惚的状态极大地抑制了人们生活中的现实痛苦。这种类似倾慕眷恋的感觉从而把观众一点一点地裹挟在剧情之中,无法抽离无法自拔。
《越狱》成功集合了历史记忆、文化延展、情感共鸣、工业塑造和生理刺激等多重因素,而作为该类型故事情节展开的主要地点,监狱也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作为国家机器的暴力产物,监狱对于守法公民具备一种阴冷而神秘的气息。人们通过这些作品以管窥豹,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猎奇心理。

龙虎相争,斗智斗勇

迈克尔一行四人在海上活了下来,第二天得到救助,来到了法国马赛。

由于发现萨拉已经被雅各布控制了,心系母子之下,迈克尔想立刻回美国去,无奈卡尼尔·奥提斯已被国际通缉,想坐飞机并不容易。

这时候轮到林肯交代历史了——

图片 11

当年为了赚快钱,林肯替约翰·阿布鲁奇的儿子卢卡走私,结果发现货物是制毒原料,激愤之下欠了卢卡10万美元。现在谎称自己有钱还了,条件是搭乘他的走私飞机,成为了最佳选择。

另一方面,苏克雷和维普两人的觅食也成为了相当有趣的画面——

图片 12

一个是首次越狱时的室友,一个是6年来共同越狱的搭档,虽然处在不同时期,但他们都是迈克尔的好哥们。

另一方面,波塞冬为了尽快搞定迈克尔,动用了曾带迈克尔来过的秘密办公室,还叫来一看就是技术宅的梭罗帮忙,为的是分析、破解迈克尔的纹身秘密。

图片 13

经过初步分析,线索指向了当初CIA高管哈伦·盖恩斯被谋杀的照片,之后就是“隐写术”的介绍,还有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去破解隐藏密码什么的解释……

其实这些都是烟雾弹,指引波塞冬走歪路而已,有个很有趣的设想——6年前迈克尔跟随波塞冬来到这个办公室时,只能通过后者的面部识别才能开门,当时迈克尔看得聚精会神,而且那会儿他手上还没有纹身——这是迈克尔为了假冒波塞冬,在事后纹的“假钥匙”。

图片 14

(刚刚看了下第九集的预告片,果然如此……预告啊预告,真是对你又爱又恨)

回国的这一段,令人皱眉的bug又出来了,波塞冬居然这么轻率地把两名杀手派去了机场蹲点迈克尔,且不管被通缉的奥提斯是怎么顺利坐上飞机回到美国本土的,林肯、维普、苏克雷这些同行人员居然一个都没监控么?

图片 15

看着苏克雷在飞机上回头瞧两个杀手的笑话,我都有些哭笑不得,大概是因为波塞冬会如此轻易上当,和他身为大BOSS的设定不相符而产生的落差感吧。

顺便说一句,此时也继续拉开队友们离线的帘幕,继韩国人雅之后,中途加入的苏克雷也宣告了戏份杀青。

没有钱交路费和欠款的林肯,靠着迈克尔玩了一通虚张声势就把卢卡打发了……

图片 16

这全靠已经提前回国的富兰克林和希巴他们帮忙,一个简单的小花招,似乎格外好用。

接下去就迎来了下一位队友的离线,富兰克林在也门时就出力许多,他是有家室的人,如今还帮了这样一个忙,已经足够仁义。

图片 17

但他也被波塞冬见过了,不再适合参与接下去的斗争,因此,富兰克林也杀青了。

此时,被耍得团团转的“杀手男”梵早已不耐烦了,他的话也算填了之前为何会如此犹疑的坑:“……抓到迈克尔后就退出21号空间,我就只想抓到杀害盖恩斯的凶手,但他在做的事情——那可不正常,那是私仇,太变态了。”

图片 18

——敢情梵你还是被波塞冬哄骗来卖命的?这国际玩笑开大了啊……

这番话意味着梵一直就被波塞冬蒙在鼓里,和多数人一样,根本不知道是谁杀了盖恩斯,即便如此,现在他也受够波塞冬了。

相比起梵的耐性耗尽,艾米丽却深感悲观(你也是被哄骗来的?),似乎在做了那么多脏活后,他们早已无法抽身了。

此时,梵说出了让我刮目相看的话:

图片 19

“如果你那么想(觉得不可能逃离),那你也是个囚徒了。”

本季《越狱》我第一篇剧评的标题就是“有形监狱关人,无形牢笼困心”,这句话适用于所有角色。

两兄弟辗转回到了纽约萨拉的家里,进屋前,迈克尔敏锐地发现了门口信箱前下水道里的无数纸鹤,直言“怪不得萨拉从来都不回信”——

图片 20

这也是当初我们猜测雅各布是反角的一大佐证,现在看来不禁纳闷,这么多年了,萨拉你咋就没发现呢……

两兄弟小心翼翼地进到家中,却发现空无一人,迈克尔只好给萨拉的手机发信息寻求战机——一番试探后,迈克尔确定波塞冬跟萨拉在一起。

图片 21

如此,也就意味着“游戏的最终局开启”。

接下去是双方第一次近距离正面交手,主帅当然是迈克尔和波塞冬,兵将分别是林肯和希巴、梵和艾米丽。

这中间的过程就不表了,最终是迈克尔棋高一着。

无奈,波塞冬不是输在了谋略上,而是输在了手下人员上,他们真是专业的嘛……

再接下去又迎来一位队友离线,那就是和林肯擦出火花了的希巴,此时波塞冬也见过她了,希巴不再具备“新面孔”优势,况且卢卡的人也发现了他们的踪迹,越往下走越危险,林肯不希望她再冒风险。

希巴还不情愿呢,林肯用一招“大亲吻术”瞬间解决争议。

图片 22

我一直都觉得林肯活得比弟弟“潇洒”,抛却专情这一因素,老哥可是常在四处留情……因此我也不敢说希巴的戏份就此结束了,兴许最后她还要以“大嫂”的身份再登场。

两兄弟通过“小麦留的密码地图”找到了该去的地方,其实是“灵魂画手”波塞冬做的陷阱,而且无比真实,因为放的诱饵是实打实的小麦。

图片 23

只能说迈克尔这里也是关心则乱,觉得这种图画只可能自己儿子画得出来,带着疑惑去求证,结果发现是真的……

此时,在外面把风的林肯却遭受了最致命的打击:卢卡的人追查到了他,猝不及防下,林肯被乱枪击中,生死不知。

图片 24

这是林肯的命,他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了,就像他之前对希巴所说的那样:“我只知道所有的因果报应,都挑了这个最糟糕的时候找上门来。”

另一方面,迈克尔也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房间里的人不是萨拉而是艾米丽,后者突然杀出,掏枪对准了迈克尔——

图片 25

明显是不让人担心的意思啊,真要是迈克尔中枪了,血是不可能洒到门框上这种高度的,因此被击中的只能是艾米丽(萨拉出现了?)。

眼下,真正应该担心的是外面生死不明的林肯,以及接下去仍然对迈克尔他们不利的局面。

小麦克被关密室,媳妇绕道走换个门就进去把儿子救出来了。

年轻时的斯托夫人/黑人女作家托尼·莫里森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马小马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26

到最后才发现,波塞冬手下就两个杀手一个技术宅男,最后女杀手杀了男杀手,技术宅进了局子全招了,把大哥送进狐狸河监狱。

春和景明的四月,美剧《越狱》卷土重来了。
《越狱》的重启要感谢CW出品的漫改超级英雄剧集《闪电侠》。2014年,米帅(Wentworth Miller)和“他哥”多米尼克·珀塞尔(Dominic Purcell)获邀在《闪电侠》第一季中客串“无赖帮”的一对大反派。兄弟两个自从2009年《越狱》终结后就没再见面,这一次久别重逢让他们各叙契阔,自然而然地提到了《越狱》的重启。随后,兄弟俩将此意向沟通给老东家福克斯,几经商议,2015年6月福克斯正式宣布重启《越狱》。

既然是《越狱》系列,越狱的过程当然是最重要的,结果是城市沦陷监狱没人管所有犯人都跑出来了。

来自美国的《越狱》在东西方的世界都获得了成功,该剧在电视工业方面的成功,堪比1994年《肖申克的救赎》作为“越狱电影”的头筹位置。其后类似题材的剧集,比如Netflix推出的《女子监狱》也同样大获好评。越狱经由影视作品的成功已经形成了文化现象。事实上,在美国文化的形成过程中,“逃亡”或者“逃脱”一直是一个有趣的概念,是一个具有历史沉淀和文化外延的概念。

波塞冬的高科技人脸虹膜识别防盗门,米帅把波塞冬的脸画手上捂脸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虎父无犬子,为什么令人着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