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觉得这部电影是在黑非洲兄弟么,乌合之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10-03

荒诞/荒诞是第一个印象 随着荒诞的行进 使人不得不接受迎面而来的荒诞 如果荒诞可以用车厢的内容来计数 最后一个荒诞就是末端的永动机/看时常常要抽离再回去 容易被它一刀刀割进肉心/隐喻 发达与民主没有必然相等的关系 不发达与非民主没有必然的相等关系 在列车里 发达与专制并存 这一点爆发就逼仄在这一节幼儿的车厢里 好好地嘲笑了一下某一些政权/腐烂与角色的互换 没有谁可以肯定从最末车厢杀到最前车厢的那个人是否还保持支持他一路杀过来的信念 主角的回心转意是导演的仁慈/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片尾曲以及像被大风刮过的雪不停 甚得我心

        但确实也打开了我对群体心理的思考,在集体的光环下,人性得到了提升,但“多数人永远正确”,也确实是一个天大的误解,“众意”给了我们生存的意义,也给了我们荒诞,给了我们激情,也给了我们愚蠢。

“当文学所表达的仅仅只是一些大众的经验时,其自身的革命便无法避免。”余华在一九八九年的杂文《虚伪的作品》中的论述,却成为了《第七天》最好的反驳。想要评述一个作家,需要阅读他所有的作品,包括随笔杂文甚至书信,还要阅读别人为他写的传记,他的自传生平,最后,再去阅读有关于他的文献。可以说,我现在仅仅停留在第一阶段。我花了一个星期,看完了他的六本中短篇小说集子,也算是有了初步去谈他的资本。余华并不承认自己是先锋派,因为与世界的时间点不符合,这点我觉得无可厚非。然而中国的发展落后于世界,早已经是常态,这个是无可厚非。余华的创作,出彩的部分停留在了文革阶段,之后的小说,无论是中篇还是长篇还是短篇,只要时间点落入改革开放之后,便会失去以往的光彩。这是我的感受。余华的叙事模式,叙事内容,叙事风格多变,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时期。探索时期,这个时候的余华还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创作自己的作品,而这一部分作品也没有收录在我所拥有的书籍中,仅凭余华的回忆杂文中的零星片段,我知道有这么个东西。每个作家,都有这样的一个阶段。而这个探索时期,也从《十八岁出门远行》的成功发行而告一段落。自此,余华开始了自己的荒诞而冷酷的暴力。余华的暴力是冷酷的,这种暴力不仅仅体现于文字内容,还体现在余华对于人物和情节的把控中。如果说《十八岁出门远行》还仅仅是不断地荒诞,那么《现实的一种》则可以被视作是余华暴力的完美展现。他用一种强大的意志力牵引着每一个人,就像是木偶和线绳,每一个人物都照着一本离奇而又理性的剧本照本宣科。人物和情节,只不过是强奸我们精神的媒介,真正蹂躏我们的,是余华的暴力美学。

本片首发于电影公众号《云何电影》,无剧透可放心食用,综合评分5分。

          所以,首先,他强调到:“我们就要进入的时代,千真万确将是一个群体的时代。”在之前的时代里,民众的声音不受重视,到了那个年代,民主、大众传媒等的出现,让民众从各个阶层进入政治生活。

接着还是说说我的眼镜框吧。我买了一瓶502,然后走在去露天电影场的路上。一群国防绿喷涌而出将我包围,我高举着断成两段的眼镜架步履蹒跚。我想告诉他们我此刻是个残疾人,就像伤了腿没有拐杖。没有人会注意到你,就像没有人会注意到国防绿的喷涌一样。

我看到很多人表示自己讨厌这部影片的理由是太过政治正确,我倒觉得恰恰相反,这部片太不正确了,准确的说是正确的太过离谱反而让这个影片呈现出一种巨大的荒诞感,这么说绝非哗众取宠,本片这种巨大的荒诞感的本质是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与社会文明程度的极大错位,具体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文学的真实,这是余华2003年一篇杂文的题目。我觉得可以作为例证。这篇杂文里有两个故事,其中一个出现在了《第七天》里,而我也揣测这篇文章与《第七天》的关系。正如人们都会关心那个死去的鞋匠,却忘了“和”字之前的那死去的三千平民一样,文学的真实,需要的是一个标志,将其与其他区分开来。《第七天》中所用的一切都已经是老生常谈,但是我能够记住所有死去的主要人物所经历的那些荒诞或者不荒诞的事情,也许这就是余华的功力。而现在想来,《他的国》里面那些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了,也许是时间久远的缘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云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既然我们意识到这个群体的狭隘,我们又将怎样拨开这片乌云呢?

我不再谈论政事,不再去关心,不再去讽刺,是是非非已经远离我而去。原因有二,其一,我发现即使我发再多的牢骚,抨击再多的不平,我再怎么呼吁公正公平民主自由博爱,都不可能改变这个社会,其二,在我还在认为中国需要民主而摇旗呐喊的时候,过去的同桌已经参加了区里的人大选举,并且投票给了一个候选人,而他所说的每一个名字我都未曾听说过。自此,我自认为明白了一些事情,不是中国没有民主,而是中国人民从未想过主动要去参与民主。就像我历史老师王金辉反问我们的那样:“给你们民主,你们会用吗?”现在想来,这句话几乎反击了我曾经听到的一切有关于民主的呼声。究竟是我们没有民主,还是我们抛弃了民主?

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就不一一赘述了,黑兄弟有钱又发达,结果政治体制及其原始,社会生态,文化习俗都停留在蛮荒年代,我感觉这就是说非洲兄弟就算你有钱了也就一土豪暴发户,根本跟不上时代,这不是赤裸裸的嘲讽吗,简直是要黑出翔了。最后给黑豹一个忠告,要向国家长治久安,还是要好好学习中国宪法精神!

1.《乌合之众》居斯塔夫·勒庞

之后的作品开始逐渐转变,从《在细雨中呐喊》开始。之所以用这一篇小说是因为大多数人所了解的可能仅仅是他的中长篇。余华在试图让人物自己说话,之后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一直到《第七天》,余华已经退居幕后,成为一个叙述者。然而,在这里,余华也遇到了自己的问题。

首先是瓦坎达尽管如此发达,仍是一个世袭制国家。纵观全球,较发达的国家里要么是完全废弃君主,要么是君主立宪,本质上皇权是受控的,为什么生产力发达的国家政治体制必然不是独裁制,因为生产力的发展必然带来思想上的不断解放,思想上的解放必然会导向更加自由多元的文化体制,而独裁制与人民的思想自由具有天然的不可调和的矛盾,经济越发达,独裁可发挥的空间越小,而且更有可能是西方资本家集团的集体式独裁,而非皇室世袭制独裁。


我的眼镜框在我的手中断裂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已经有多久没有正眼看过周围的人世,当然,我睁眼和闭眼其实没什么区别,而眼镜的意义,也是从这一刻显现出来。

图片 1

       

我也许在将眼镜框摆在老板的收银台上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注定和其他买502的人不一样了。

看完《黑豹》,真的可以用一种很烂俗的话来总结观感: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内心毫无波动是因为这个故事很烂俗,特效,打斗十分一般,人物塑造聊胜于无,大致可以概括为一部少儿版《王子复仇记》或者是真人版《狮子王》,甚至还有点想笑是因为片中不止一次的强调瓦坎达有多么的富庶与高科技,同时整个社会文明又是极其的原始,这二者交织在一起产生了极强的割裂感和不真实感,甚至是有点魔幻现实了,如果要是科恩兄弟或者昆汀的作品,大概可以理解为一种荒诞和黑色幽默了。这么荒诞不可思议的剧情,我是真心的觉得非洲兄弟被黑出翔了。

         

瓶颈期我认为是余华现在所处的阶段。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文学自身的革命已经不可避免。因为文革时期的荒唐和离奇在这个时代可以看做是十分个人化的,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会是完全相同的,因为不同的成分,不同的社交圈,不同的职业。小说无论如何都可以从中找到材料,都可以和某些人产生共鸣。而之后,余华对于文革的解构,让我们看到了文革的另一个侧面。用一种戏谑带着笑纹的方式,让我们领略了那个时期人的悲哀。但是一旦到达改革开放,余华的笔就遇到了困境。这个困境也是很多作家都会面临的,那就是如何书写现实。这个现实已经不同于文革时期,三十年以来,现实依然是现实,并没有像文革那样成为历史,也没有能够被人完全解构。因为它正在发生,正在变化,同时它又呈现相对稳定的状态。余华笔下李光头和宋刚的故事当今中国依然在上演,他们并没有成为过去。余华在创作这些的时候可能没有想过现实的持久力。《第七天》也是如此。文革的荒诞是有限的,但是现实的荒诞却是无限的。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而关于余华的《兄弟》和《第七天》,是否有另一种解读,我想需要下一个历史时期的人来评判。

图片 2

图片 3

今年三四月份,在我所加入的不同的社交群里,都出现了那样的一群人。他们拿着过去几年的黑历史,抨击制度思想文化。而当我看到这些人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去附和而是反抗。不知道是因为我被驯化,进而成为小王子的狐狸,还是因为根叔的那句话,母校,就是那个你能从心里骂千万遍却不允许别人说一个不字的地方。也许是我长大了,也许是我长老了。革命,或是战争,永远都是年轻人的游戏,因为他们有着旺盛而无处发泄的精力,因为那时候异性都还在豢养的围栏里。然而在信息技术如此发达的时代,也许无处发泄的精力也已经所剩无几。打一场战争有多难?去打打皇帝难度的文明就知道了。希特勒会失败,我一点都不惊讶。

图片 4

           书的封面画了一个破折号解释了一下这是一本群体心理学研究。在勒庞之前,我们往往都把发生历史的大事件联系到英雄和领袖,但在现在科技发明、工业进步、信息发达的背景下,群体精神已经成为这个时代政治生活的主要力量。

最后就是所谓的高科技也根本经不住推敲,除了隐形飞船和磁悬浮列车以及振金战衣,我实在看不出瓦坎达哪高科技来了。我印象很深的一段是韩国追逐戏中,女将军说什么年代还用枪这么原始,然后她掏出了长矛,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笑的地方,我还等着看她的长矛到底有什么高科技呢,比如说自动追踪,分裂射击?结果她的长矛只有一个高科技的地方,就是振金做的,特别硬。在比如说,科技都领先世界200年了,结果手底下的部落,有隐居深山的,有在边境放牧的,你们能不能扶贫摘帽?养了半天的大犀牛,以为是什么特殊杀器,结果就真的只是长得很酷炫的犀牛。

       

图片 5

       

其次是瓦坎达还有非常荒诞的一点是靠武力选择国家领导人。从电影里可以看出,有权挑战王位的,基本就是王室成员和各部落族长(虽然名义是各部落派一名最勇猛的战士,但族长就是最勇猛的战士),而且决斗的时候不能使用高科技,甚至黑豹还要解除强化身体的黑豹buff,所以世界上最富有,最先进的国家由这个国家在不借助任何外力帮助下战斗力最强的男人担任(请问化妆和纹身做的好能加分吗?),难道这个设定不是十分搞笑吗,基本上相当于美国总统变成了拳王阿里或者泰森,能打就能统治国家,然后统治国家就是打打打,就像黑豹当上了国王处理个罪犯还得亲自上马,这领导当得有什么劲,还自己一个劲做牛做马呢。

       

     

       所以,作者笔下的群体很负面,没有主见,人云亦云,常常被利用,又很暴力,很危险且极具破坏性,甚至常常犯罪,历史上的灾难总是在群体的参与下完成的。

        然后开始分析这个群体—

         再者,群体喜欢幻觉而不喜欢真理,他们推断能力差,根本就不可能理解系统的逻辑推理,缺乏分析能力和辨别能力,所以只拥有简单而极端的感情,“全盘接受或一概拒绝被暗示给他们的意见、主张和信仰”,他们对自己的力量并没有清醒的认识,因此显得既专横又偏狭,不能容忍矛盾和争论,而偏狭和盲从必然伴随着宗教感情,使他们臣服于强大的专制,崇拜心中的偶像,害怕强权者身上所谓的力量。

               

       

      这本书我还没看完,但作者全程斩钉截铁的结论性话语,读起来有一种偏激直男癌的尴尬,文中甚至没有一个真正能够共鸣的例子。


       同样,群体和民主也没有必然关系,他们缺乏主见,所以需要领袖,也本能的走向某个有主见的强权人物,这样就很容易导致集权制,造成领袖独裁。

         从群体的一般特征开始,群体自觉地个性消失,形成一种集体心理:无意识、低智力等。形成集体的个人会感觉到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使他敢于发泄出自本能的欲望。然后这种心理还会在群体间互相传染和扩大。

2.圣彼得堡地铁爆炸

               

         《乌合之众》原名《群体心理学》,中文版大多将其译为前者,因为书名吸引眼球,所以小翠姐送给我当天我就打开看了。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只有我觉得这部电影是在黑非洲兄弟么,乌合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