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青春片终到电影,如此青春不再有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10-03

      昨晚看了青春荷尔蒙片《万物生长》,文艺范的让我这个伪范实在想要吐槽。动荡不安的镜头,杂乱的人物场景切换,梦幻戏谑动漫配合写实的故事叙事,还有最具文艺范代表的青春装B语言和美轮美奂(必须用这个形容词,从重口味的、跳跃的、艺术处理过的人头和骨骼就可以看出多么美轮美奂)的实验室场景和绚烂夺目的夕阳沙滩美景,以及基于此的啪啪啪。这部冯唐的最具代表性的小说在李玉的意念下表露出来,只能感叹“太文艺”却唯独缺少故事和人物!原著中秋水的老北京贫劲和男孩成长为男人的迷茫和躁动被韩庚演绎的木讷无比,成熟妩媚为了脱离贫困而周旋于男人之间,对男人充满了不信任却又期待爱情的柳青被范冰冰演绎成只有风情没有内容的乱放电的“女神(jinv)”。遗憾啊,男主女主的存在感居然被所有的配角抢戏强的一塌糊涂。如青春张扬的白露(秋水现女友),特立独行的魏研(吴莫愁),和秋水的一众舍友各个人物特色鲜明,表演精准到位。连里面的大学导师沙溢都为影片增色不少,沙溢是多么容易让观众出戏的人啊,标志性的白展堂的脸,炊事班故事中的口音,即使这样看到后面也让观众入戏了。虽然给的镜头很有限,也让观影者为导师作为中年男人在情爱中的小小纠结,为留守与现实还是遵从于内心的事业迷茫而唏嘘不已。120分钟的电影时长,表达这么丰满的一个故事的确时间太短,因而故事剪辑的处处卡壳,演着演着就觉得断片了。只能除了遗憾,还是遗憾。
      其实一直以来挺喜欢李玉的片子,虽一直烙印着“文艺”的标签,但至少故事流畅,拍摄手法新颖,演员表演具有张力。 写实也好,意象也好,都恰到好处的表达了主题。如《苹果》,《二次曝光》。故事、人物、细节都非常好。忽然到了青春片,很遗憾。豆瓣评分6分,恰如其份。青春片倒是更喜欢《那些年一起追过的女孩》,《致青春》。或许这些是属于80后的青春回忆。前一阵上映的《左耳》标榜是90后的青春片,苏有朋导演,这几天打算去看看。
       电影是导演的影像小说。

当七零、八零后成为电影消费的主力军,导演们纷纷开始致青春。但问题是,你致的是谁的青春?又是怎样的青春?多数电影喜欢把青春定格在校园、具体到恋爱、终结至打胎,这已成青春片的三板斧,也毫无意外的为他们所谓的青春强加了一股“祭奠”的意味。在我看来,这些统统都跑偏了。当我们对青春的记忆凝练成银幕的影响,就已经和记忆有了偏差,再归结到一个个具体的事件,注定相去甚远。一方面想要端好和青春题材相符的文艺腔调,一方面又想保证传统商业片的架构,结果是怎么看都拧巴。但是,当极文艺的李玉和老流氓冯唐碰撞在一块儿,生产出来的《万物生长》却有别于之前任何一部青春题材,让我感觉如此近,近的让我嗅到了十年前属于自己青春的味道;也让我感觉如此真,真到似乎伸手就能触碰到那迸发满屏的荷尔蒙。
看小说《万物生长》是十年前,怀里揣了两个包子,在中关村图书大厦坐了一天,翻完最后一页,已日落西山。小说写的很散,现在回忆起来甚至很难抓住特别具体的情节,这样的作品改编成电影不容易,很难架出起伏跌宕的高潮。这也正是电影版容易被观众质疑之处,它和以往的青春题材大相径庭,李玉迷离的镜头和冯唐笔下的坏笑贯穿始终,观众看到的不是一个单调又完整的故事,而是一幅幅似曾相识的镜头、和似曾相识的人物。青春之于我,本身就是很抽象的,学生时代觉得特别漫长,躁动的夏天似乎永远也过不完,电影中的细枝末节特别打动我,双方约架打出了电影的小高潮,这事儿谁都干过,打的不是架,是寂寞,不管有什么仇什么怨,都会在毕业时的推杯换盏中化解,最后留下的是暖心的记忆。
但电影又是极其完整的,韩庚和范冰冰撑起了整部电影,并组成两条腿,稳步推进剧情。两个人完全超越了原作中的人物,韩庚青涩的演技为他的学生身份增加了信服力,他演出了冯唐笔下多情又有悟性的男生形象,这有别于以往青春片里男主角除了帅就剩下蠢的呆板形象,充满了灵性,让人喜欢。如果单从人物上来说,从初恋小满,到现任白露,再到可望而不可即的柳青,分别代表了从男孩成长为男人的三个阶段,冯唐走肾,李玉走心,秋水的故事在李玉的摄像机下,变成异常的圆润和深刻。在这之前的青春片,我只感到了痒,从没痛过,这一次是真的感到了痛,小满的诀别电话、和白露在院子里的歇斯底里,以及他遍寻不到柳青后的失落,把我也带回到了大学时代,以及和初恋诀别时那一个小时的长途电话。
而范冰冰的柳青更让人喜欢。李玉擅长拍范冰冰,但之前都只是美的一面,这一次在美之外还透着一股野性,这野性是冯唐给的。小三身份不重要、玩秋水这坨小嫩肉不重要、进拘留所更不重要,她穿着开衫、叼着烟卷,在酒店里盯着秋水的眼睛问可以吗的时候,这个角色就已经成了,她演的不是某个人,而是千千万万骚年YY的对象,是荷尔蒙爆发时期男生心目中的图腾。她和韩庚的对手戏非常精彩,你来我往、欲拒还迎,弥漫着情欲的气息,偏偏又不让你得手,压制到最后,沙漠中两个人的床戏比当年看任何一部三级片都过瘾。
最后说一嘴,这一次终于没有打胎了,电影用更有趣的桥段,有惊无险的躲过了这一劫,李玉把冯唐小说中人物的精气神儿和他的金句提炼出来,再融入到自己的风格当中,在冯唐的走肾和自己的走心之间找到了平衡点,两个人似乎成了天作之合,希望接下来,能把《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也拍成电影。

      李玉导演说她拍过的四部片子仿佛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各有不同的情感与爱。那么这第五部《万物生长》已不能用单纯一个季节来比拟,它是一杯最浓郁最绚丽的鸡尾酒,包裹着青春跳动的荷尔蒙,经过一次次惊险又惊艳的翻转搅拌,成品仅此一家,再无法炮制;正如青春一般,再无这样放肆,真是,纯粹,极乐的痛与爱。幸好有一部《万物生长》备下这杯鸡尾酒,放大所有味蕾和神经去撞击青春。
       此前我无法想象冯唐的小说如何拍成电影。诗样的小说情节,分不清从哪里开始第一个故事,谜样的人物形象,道不完有多少繁复的内心和感情。然而李玉用成熟的剧本改编,独到的叙事手法还原了一个破碎而完整的青春。大量的跳切,大胆的镜头转换,将一个男孩从大学八年到工作数年,从稚嫩到成熟,从初恋到挚爱三段截然不同的爱情与成长,用星火燎原的方式串联起来,熔铸成一段饱满的人生。破碎而不凌乱,完整而不粗糙,导演功力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动画表达也是影片的一大亮点。导演机智地运用漫画式笔触,以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深刻的意境,原著蕴含的普通电影画面无法表达的诗意也借此呈现。而在后段,插叙617宿舍同学各自生活是一种家庭DV的画面感让情节越发真实,也不乏新意。
       此前我无法想象韩庚如何演绎秋水。似乎很难用几个形容词概括秋水的性格,因为他几乎就是所有的男孩。万物生长即秋水成长即众生成长。要在一百分钟里完成男孩对初恋的爱恨错悔,都ui女友的爱怨倦痛,对挚爱的纠结向往,要不断的统合快乐,不停的挣扎和成长,迷惘又希冀,自私又自厌。居然,这一切就在银幕上那样自然的行进着。那甚至不是演绎,只是我们躲在暗处看到了秋水真实的生活。他对女友患得患失的爱情疲惫又迷惘的时候,我看到他吐出的烟圈都打着一层问号;他失恋愤怒的时候就砸碎酒瓶破口大骂,欲望来袭就激烈拥吻去探索,一切都毫不粉饰做作;看的人畅快淋漓,想必演的人也心爽过瘾。在李玉的镜头下,丢掉一切虚假的,虚无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深刻的。若说冯唐赋予了秋水的灵魂,韩庚则给了秋水身心合一的生命。
       在此之前我无法想象国产青春片还能怎么做(作)。闺蜜撕逼,意外堕胎,罢课游行还是狂拽炫富,要么就清汤寡水毫无营养,这些都不是青春的本质。今天《万物生长》告诉我,青春是放肆的爱,刻骨的痛和极致的快乐。所有人都如此,即使没有这般疯狂,也会经历懵懂的爱情,想紧紧抓住却越抓越远,然后爱着防守,女孩都将先于男孩成熟,经历社会黑暗却带给男孩爱的曙光,给彼此留下烙印。电影用九十年代的故事奉上所有人的青春,没有刻意表述社会大事件,却描述了这个大社会。
       更难得的是,李玉导演竟在这个青春片里传达了她一直企图与观众探讨的生死观。借由医学院的巧妙是叫,毫不突兀的渗透着死亡亦不可怕,好好活着即是幸福。于是无论是爱情,青春还是生死,皆是欢笑背后有阵痛,黑暗之中绿色新生。
       已经很久没有一部电影结束之后如此意犹未尽的感觉了,而万物生长片尾曲的余韵此刻还萦绕耳畔,电影里那段浓烈的青春人生现在还历历在目。《万物生长》确是一杯多层的鸡尾酒,值得品味,耐得回味;只因青春如此再不复,如此青春片从未有,再没有。

在《万物生长》之前,近年成功的青春片也大多由小说改编而来,远有《致青春》,近有《匆匆那年》,但它们的原著都只能算作是“畅销文学”,《万物生长》则是严肃作家冯唐的纯文学作品。再往前追溯,被公认为80年代以来中国影史最佳青春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是由纯文学作品改编而来——改编自王朔的《动物凶猛》。同在北京大院长大的姜文与王朔几乎是无缝对接,完美的完成了《动物凶猛》的影像表达。冯唐和二位一样也是北京爷们,但女导演李玉以往作品往往是细腻的女性视角,且喜好南方场景。何况《万物生长》曾被称为“最无法改编”的小说,文字肆意汪洋,华彩满溢,以语感、情绪和意象胜,但这些都太难影像化,至于电影最需要的故事情节则十分稀薄。导演李玉一直拍原创剧本,这次第一次改编小说,就选择这么一部棘手之作,是一件挑战高难度的事。

李玉的改编是彻底的。她只保留了小说的主要人物,以及部分人物关系,以此为基础,长出了全新的情节。甚至,小说中有一些对话虽然被保留了,对话的对象却变了,但一切又是合理的。原著中,在“秋水”(韩庚饰)的生活中及内心中占据最多空间的是“我初恋”和“我女友”,她们都没有名字。在电影中,她们被命名为“小满”(李梦饰)和“白露”(齐溪饰),然而她们的光芒都被在小说中只有惊鸿几瞥的“柳青”(范冰冰饰)盖过了,柳青这个人物和围绕她的故事线被重新创造。她变成了一个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里打拼、周旋在各种男人之间的女人,且为财富不惜进行冒险的投机。但面对医学院大男孩秋水,她以百分百炽烈的爱来释放自己的少女心,并以此为自己消除在丛林社会所染的世故之毒。这个人物不仅是性感的,也是令人同情的,李玉以柳青身上的诸般特质,给出了自己对当下某些现实的评论。

如果说《万物生长》原著里的爱情还是青涩的、清新的、虚虚实实的,电影里的爱情则激烈到可以撕裂所有相关的人的内心。李玉曾被称为最会拍恋人、情敌争吵场景的导演,这次更加发挥到极致,在这些段落里,韩庚、齐溪、范冰冰都给出了演艺生涯的最佳表演,爱恨的激烈、人性的复杂都扑面而来,容不得冷眼旁观。李玉在谈起冯唐时曾说,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对做“人性的矿工”乐此不疲,试图向人性最深处挖掘。在作为青春片的《万物生长》里,李玉难能可贵的没有将“青春”作为“影楼背景画”,贩卖廉价的校园怀旧符号,而是将青春理解为一段最敏感炽烈的生命历程,将爱情视作复杂人性的伟大碰撞,并将它们放在医学院这样一个凝视肉体、考量生死的环境里去发酵,最终表达出对生命的思考,对成长之幻灭的伤怀,以及对爱的信仰。李玉将冯唐的《万物生长》分割的支离破碎,进行了近乎器官移植、骨肉再造和血液更新的改编,但神奇的是,面目全非之后,内在的魂魄和气韵却是一致的。

李玉的《观音山》其实是具有开先河意义的青春片,当年取得了口碑和票房的双重成功。但之后的《二次曝光》虽票房更加成功,品质却只是差强人意。《万物生长》可以说是李玉给出的惊喜之作,再次证明了她作为一个严肃的电影创作者的才华和态度。是的,态度很重要,在某些电影导演已经以“产品经理”作为托辞掩饰才华枯竭并自鸣得意的今天,必须有人可以敢于去追求艺术品质和大众共鸣的兼得,那才是电影的荣耀所在。冯唐曾以“金线”论捍卫文学的尊严,说“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称之为文学”,借用这个句式,我们同样可以说,不是什么“青春片”都可以叫“电影”。幸好有《万物生长》,国产青春片终于难得的抵达了电影的“金线”之上。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国产青春片终到电影,如此青春不再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