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灵魂的猎场,铁木瓦力斯的信仰沦落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06

       看到小时候的铁木•瓦力斯,第一眼亮相是一种骄傲的惊艳,他不畏惧莫那•鲁道,他豪言简单的几个镜头让我一下子以为这是未来的王,原本也应该是这样,带领着自己的部落争夺的猎场,为了骄傲与莫那•鲁道厮杀,他原本应该是一个为信仰而战的英雄,但是日本人的侵入改变了这位积压着澎湃鲜血的战士,他像所有的土住民一样是简单和勇敢的,也正是这份简单让采用柔和对策的小岛有了机会,铁木感激小岛对他们的和善但是忘了自己还是对方的奴隶,慢慢的接受了这看似平等温和的文化,并且一直被小岛利用部落间原始的仇恨压抑着被奴役的本质,但是部落间到底有什么仇恨呢,不就是被抢了块猎场和猎物,这是可以通过直接的对决来解决的,在这样的对决中所有的斗争与死亡都是公平的,你强你就是王,但是他们想不到,因为他们只看到他们当下看到的,感受到的情绪,莫纳带领的部落反抗了,消息传到了铁木所在的部落,原始的冲动让让部落年轻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加入,但是这个时候因为鉴于小岛的因素,铁木作为头目制止了大家,这也开始了整个道泽部落的绝望。
       随着莫纳率领的三百战士的英勇奋战,日军损失惨重,小岛再一次利用莫纳刺激铁木将道泽部落纳入了日军队伍,追杀的原本猎场里的敌人,看着一个个敌人震撼牺牲,他感受到了这份荣耀与骄傲,但是他没法停止,只能把自己推入更深的悬崖,直到看到那一片自杀的女人,是的,在男性为王的部落里,那些不足为道的女人表现的比自己更男人更骄傲,压抑的委屈与痛苦第一次正面爆发,“我不要在参加战争”他意识到了这是最为耻辱的自相残杀,当自己曾经的敌人们像真正的人奋勇抵抗的时候,自己确用奴隶的身份在帮助这些真正侵略者,但是他们真的已经无法停止,莫纳再一次成为他忍下来的因素,或者说是唯一可以掩盖内心绝望的借口,直到在溪流中的一站,他把对手看成了莫纳,出现了幻觉幻听但是还是拼命的战斗,这一刻的世界在他的眼里回到最初的状态,森林是他们的猎场,没有日本人,只有部落间为了图腾而战,为了信仰牺牲。这也是最为可悲的一种表现,对于铁木他还是一个英雄,至少是英雄的性子,他知道自己是受奴役的他渴望反抗,但是部落间的仇恨让他一时迷失,直至最后他想回归都不得,神灵已经无法接受他,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资格拥有信仰,没有资格在这个森林,内心的绝望让他奔溃。
       我在想什么能让一个原本的英雄接近癫狂,不会是因为被打被苦力,他们能忍,不是因为怕死怕伤,他们无惧死亡甚至没有死亡的概念,但是没有信仰他们就会飘落并且必然死去,所以潜意识中铁木撇去了一切就渴望在拥有信仰的那个阶段和莫纳为了部落荣誉而战斗,这个时候仇恨不是可恶的而是他的救命稻草,救赎他的神灵,所以他奋力着,最后在自己世界里死去。

我想不出意外的话,史诗性巨作赛德克巴莱一定会是看过本年度最佳电影了。如果不是赛德克,我可能永远不会了解台湾被日侵占以及原住民奋勇抗争的这段历史;如果不是赛德克,我也永远不能体会至今弥漫在岛民中的亲日与反日矛盾情绪。

                     野蛮的赛德克 骄傲的巴莱
    如果你的文明是让我们卑躬屈膝,那我们就让你看看野蛮的骄傲。
                                                    ——题记
    两处流泪。一处是赛德克族妇女为了给男人们节省粮食,纷纷选择自杀。一处是那个叫巴万的孩子抱着日本士兵飞身冲下悬崖,与其同归于尽。妇女和儿童,在所有战争中都该被保护的对象,却在这场赛德克族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战争中分别以自己的方式做出贡献。也许这就是莫那鲁道所说的:“野蛮的骄傲。”日本军队的司令很不理解,为什么三百个赛德克族人竟然能抵挡他正规化军队的连番攻势,以至于恼羞成怒的他最后使用了糜烂性炸弹来摧毁赛德克族的抵抗。他们像看待野人一样看待赛德克族,殊不知,有着最纯粹精神信仰的赛德克族,迸发出的力量远在现代化的武器和军队之上。
影片从一开始,就被导演置于“文明”和“野蛮”的语境中。我们看到的赛德克族是野蛮的,他们出草就要割下不同部落族人的头:他们像野兽一样保护自己的猎场,甚至还会去抢占别人的猎场;他们不穿鞋,对于衣服也是裹身就好;成年男人女人的脸上都有象征荣誉的印记;他们相信祖灵,相信只有巴莱(真正的赛德克人)才有资格踏上彩虹桥……所有的这些,让自诩为文明的日本侵略者称赛德克人为“生蕃”。他们修建了学校、邮局、医院、马路等等现代社会所需要的一切,却独独没有给赛德克人最需要的东西——猎场。看似文明的日本侵略者,像使用奴隶一样奴役着赛德克人;看似野蛮的赛德克人,却也十分迅速地适应了现代文明社会。这是导演努力想在影片中设置的悖论或者一种困境,而这种困境随着战争的到来,越发地清晰和引人深思。
赛德克人决定开始反抗,在运动会上大规模地屠杀日本人。而他们的理由仅仅是血祭祖灵,这样的理由如此荒唐,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他们野蛮的一面。一屋子手无寸铁的妇女,那个赛德克人依然叩响手中的扳机。在血祭祖灵的呼唤下,一群孩子也加入了屠杀的阵营。他们没法不受感染,以祖灵的名义。这一段场景,让人觉得他们真得很野蛮,尚没有开化。可是随着故事的发展,这些赛德克人灵魂高贵之处进一步显现出来。他们为了自己的丈夫和兄弟有足够的粮食,可以自杀;他们为了不被日本人俘获,可以自杀;他们会跟日本士兵拼到最后一滴血,最后一颗子弹;他们无所畏惧,同样是以祖灵的名义。
这才是影片给我的震撼之处,赛德克人野蛮而血腥,赛德克人决绝而勇敢。
莫那鲁道作为片中的英雄和主角,其实并不是十分突出。我得承认,在长得都差不多的赛德克人中,我是最后一分钟才记住那个首领原来叫“莫那鲁道”。他果敢坚毅,足智多谋,带领着赛德克人一次又一次击退日本人的进攻。可是大多数场面,我们看到的都是一群一群的赛德克人奋勇搏杀。满山遍野地埋伏着,在树木参天的大山中快速穿梭。我想这是导演的有意安排,他不希望自己过多地着墨于莫那鲁道,而忽视了其他赛德克人。就像他们一直强调的:祖先留下了猎场,我们就要保护好它,如此才能无愧地走在彩虹桥上。而这猎场不只属于莫那鲁道,它属于所有赛德克族人,所有巴莱。
另一个区的山警小岛是导演有意安排的另一个角色。应该说小岛是十分聪明的,他意识到不能与赛德克人处处发生矛盾。若像吉村那样总是高高在上,除了会加深日本人与赛德克人的矛盾外,还会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所以在小岛管辖的区域内,日本警察与赛德克人和平相处。甚至在道泽人也想血祭祖灵时,他们的首领铁木瓦力斯还在说:“小岛是好的日本人,不是坏的日本人。”莫那鲁道自己也承认,如果马赫坡是由小岛来管理而不是吉村,情形肯定会有不同。小岛更高明之处在于挑起了赛德克人之间的战争,利用道泽人去攻打莫那鲁道。史料表明,在第一次雾社事件后,又发生了第二次雾社事件。第二次雾社事件中,日本侵略者就不断挑拨赛德克各族之间的矛盾,让他们没法联合到一起。这是小岛第二高明的地方。他第三高明的地方,是通过字幕展现的。影片最后交代,小岛杀了一个村子的赛德克人。从小岛三个变化也能看出他的心理轨迹,从和平相处到屠杀,小岛发现在文明没法教化野蛮的时候,只能用野蛮对抗野蛮。
 这是多少侵略者和殖民者终其一生的想法。从哥伦布到美国黑人奴隶主,他们从未想过如何跟那些所谓的“野蛮人”和平共处。他们所秉承的是:自己是高贵的上帝派来的使者,给这片蛮荒之地带来光明和希望。其实文明只有先进和落后之分,绝无优劣之别。如果想强加别人的是让人卑躬屈膝的文明,那么你最终见到也只是野蛮的骄傲。
很多人一定对铁木瓦力斯感到愤慨,其实大可不必,导演在影片中的片名就告诉了我们答案。《赛德克•巴莱》中“巴莱”的意思就是指真正的赛德克人。铁木瓦力斯的所作所为显然称不上巴莱。当几乎所有部落都放下刀箭一致对外时,铁木瓦力斯竟然还在为一点赏钱去寻找莫那鲁道,这注定了他不是一个巴莱,去不了彩虹桥。
赛德克人由于文明进化的原因,尚还显出一丝野蛮的成分。可是这并不妨碍赛德克巴莱们的光辉形象。影片最后,他们一起气势恢宏地走过彩虹桥,你会发现那是最纯净的信仰。他们为了保护祖先留下的猎场,无畏牺牲。无论最后得失如何,这份骄傲值得所有巴莱永远地仰着头,冲着太阳歌唱。
致敬,野蛮的赛德克,骄傲的巴莱。
                                    作于2012年2月30日 16:30

莫那鲁道--------夹缝中生存的原始部落头目
莫纳鲁道是电影的主线与灵魂人物,他代表了赛德克一族的反日派。莫那身上流淌着原始的兽性,他并非拒绝文明,有段对话可以显示他对文明的态度。——莫那:“被日本人统治好吗?(我们)男人被迫弯腰搬木头,女人被迫跪着帮佣陪酒。该领的钱全部进了日本警察的口袋。我这个当头目的除了每天喝醉酒假装看不见、听不见,还能怎样?!邮局?商店?学校?什么时候让族人的生活过得更好?反倒让人看见自己有多贫穷了!”“反倒让人看见自己有多贫穷了”,我被这句话镇住了。若没有甲午海战失利,赛德克们还过得原始的生活,猎场得意则把酒言欢,猎场被夺则互相厮杀,他们与外界隔绝,过着桃花源般自给自足的生活。而如今不同了,赛德克们失去了祖灵和图腾,沦为被日本人奴役的奴隶,他们的孩子学着日语,有的娶了日本女子为妻,却永远无法在现代文明社会里抬起头。所以莫那鲁道大声呐喊“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叫你们看见野蛮的骄傲”。其实,莫那早就知道敌不过日本人,在第一次出草(反叛)失利的情况下隐忍了三十年,他的儿子惹怒了日本宪兵,他不仅打了自己儿子,还率族人亲自去道歉,因为族人的期望。最终,一代枭雄中年复出了,他维护了赛德克的尊严,保住了赛德克的灵魂,代价却是几乎全族灭亡,这不得不让人深思良久。

                             一
    感谢台湾导演魏德圣给我们带来《赛德克•巴莱》这部长达276分钟的电影。
    魏德圣带给我们的是一部记录赛德克人血祭祖灵、抵御日寇的史诗,也带给我们一捧赛德克人洗净灵魂、赢得骄傲的圣水,无论是故事中的血腥气还是英雄气,无论是摄人心魄的音乐,还是慷慨赴死的人物,都让人无法忘怀。
    人类相信,人死后灵魂不会死去。赛德克人相信,有一座灵魂的猎场在彩虹桥的那一端,所有赛德克族勇士都会在那里相聚,成为赛德克的祖灵,男人们追猎,女人们编织,只有手上有血痕的男人和有老茧的女人才有资格进入祖灵之家。在脸上纹上图腾,死后进入祖灵之家,是所有赛德克男人和女人的生命追求与寄托。守护祖灵之家,守护灵魂猎场,便成为赛德克男人的责任与骄傲。
    你是否有一个祖灵之家?你是否有一个灵魂的猎场?在当今,这个问题让人十分茫然和纠结。死后我们的灵魂将安息何处?我们有过赛德克人以生命换来的骄傲吗?我们活着与死去有什么分别?当我们听到赛德克人唱着“我们是真正的男人唷!真正的男人死在战场上……我们走向祖灵之家,祖灵之家有一座肥美的猎场唷!只有真正的男人,才有资格守护那个猎场!”的时候,我们还能平静地享受没有祖灵没有彩虹桥的生活吗?
    让我们听一听赛德克祖灵说的话:“来看看你的手吧,男人摊开手掌,手上是怎么揉擦不去的血痕!果然是真正的男人呀!去吧,去吧,我的英雄,你的灵魂可以进入祖灵之家,去守护那永远的荣誉猎场吧!真正的女人——必须善于编织红色战衣唷……她摊开她的手,手上都是怎么也揉擦不去的茧!去吧,去吧,你是真正的女人!守桥的祖灵这么说:你的灵魂可以到达祖灵之家,为自己织一件彩虹般的衣裳吧!”
    赛德克人有着宗教般的信仰,祖灵之家便是他们的宗教,祖灵便是他们的教宗,只要你是真正的男人和真正的女人,都可以通过彩虹桥进入祖灵之家,成为祖灵,祖灵之家是一个伊甸园,是一座真正的天堂。日本人在把赛德克人的森林猎场砍伐殆尽,要消灭赛德克人灵魂猎场的时候,赛德克人说:“如果你们的文明是叫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带着你们看见野蛮的骄傲。赛德克可以输去身体,但一定要赢得灵魂!输去灵魂的赛德克,一定会遭到神灵遗弃!”于是他们挥起猎刀,举起猎枪,向日本人奋起一击,明知会死,明知会灭族,他们都毫不犹豫地血祭祖灵,因为赛德克人不能没有祖灵,不能失去祖灵之家!
    赛德克头目莫那•鲁道说:“族人啊,我的族人啊,猎取敌人的首级吧,雾社高山的猎场我们是守不住了,用鲜血洗净灵魂!走进彩虹,永远的猎场!这是在血祭祖灵,年轻人,让祖灵寄居在你们的刀锋中,把你们的仇恨寄存在云雾间!”你能告诉我,日本人飞机大炮杀戮赛德克人的生命、掠夺赛德克人的猎场、污辱赛德克人的灵魂,赛德克人刀锋相见,血染战衣,谁更野蛮谁更文明?
    莫那•鲁道是赛德克人的英雄,达奇斯•诺宾说:“从小到大,我一看到莫那头目就会害怕,总觉得他藏在披风里的手,是随时握着刀准备猎杀的!不能小看他,他是不可能被驯服的!”当荷戈社头目塔道•诺干为保全部落免遭灭族而选择忍受屈辱时,问莫那•鲁道:“你明明知道这一战一定会输,为什么还要打?”莫那•鲁道说:“为了快被遗忘的图腾!你看这年轻人,干干净净的脸,没有我们赛德克该有的图腾,你忍心看着他们死去的灵魂,被祖灵遗弃?还是你觉得他们不够资格成为一个双手染血的赛德克•巴莱?”“图腾?”“图腾!”“拿生命来换图腾印记,那拿什么来换回年轻的生命?”“骄傲!”这就是莫那•鲁道的信仰,也是赛德克人的信仰,他们慷慨赴死的时候,只为了那个保存图腾不被忘掉,只为了子孙能够活得骄傲。当看似简单的信仰,却要生命去换取的时候,莫那•鲁道没有犹豫,他的子孙们也没有犹豫。

铁木瓦力斯--------最不像“番奸”的赛德克
私仇械斗,这是在原始部落是很常见的,铁木为了部落的荣耀,坚持原则与莫那鲁道抗争也没错,毕竟莫那鲁道曾扬言不会让铁木长大,然而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只能使莫那成为抗日英雄,铁木成为伪军头头。分析一下道泽社没有加入抗日部落大联盟,这里面有被小岛温和友善的统治感化的成分,也因为日本人太强大反抗必死无疑,更有利的一点是可以借刀杀人解决多年私仇的。最终,铁木沦为亲日角色,他的“汉奸”形象也许会被许多人所不齿,但铁木原本可以在日本人庇护下求生存,却选择与马赫破的赛德克们在溪流中自相残杀,这和卖主求荣的汉奸也大大不同。反正我是不讨厌这个角色啦。

                             二
    赛德克人守护的是他们的信仰,他们尚没有爱国的概念,甚至没有地理概念,他们仍是一群生活在原始部落时期的山里人。清朝康熙皇帝收复台湾时,驻守台湾的清朝官员曾与赛德克人达成一个协议,保留原住民赛德克人的猎场,赛德克人可以按照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他们的猎场,他们的图腾都可以保留。因此尽管在大清国统治时期大量移民从大陆进入台湾,台湾人口由二十万左右增加到了三百多万,赛德克人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影响。而日本统治台湾后,大肆掠夺台湾资源,将赛德克人当作砍伐搬运木头的苦力奴役,就像要赛德克人亲手拆除自己的神殿一样,那不仅是身体的奴役,更是精神所奴役。看着自己的猎场在自己手中被毁坏,看着自己的子孙脸上不再纹图腾,莫那•鲁道不仅痛苦,更感绝望。
    达奇斯•那威问莫那•鲁道:“头目,被日本统治不好吗?我们现在文明的过生活,有教育所,有邮局,不必再像从前一样,得靠野蛮的猎杀才能生存。”“被日本人统治好吗?男人被迫弯腰搬上头,女人被迫跪着帮佣陪酒,邮局,商店,学校,什么时候让族人的生活过得更好?反倒让他们看见自己有多贫穷。”“头目,我们再忍个二十年。”“再二十年,我们就不是赛德克了。再没有猎场,孩子全都是日本人了。”莫那•鲁道看到了二十年后,他的族人他的猎场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因此他不再靠醉酒来麻醉自己,假如这一族人二十年后变成了日本人,他们的祖灵会在哪呢?他们还能走过那座彩虹桥到达祖灵之家吗?他们死后也要进入日本人的神社吗?
    现在我们来看看世界上的那些殖民者们都干了些什么。当年葡萄牙、西班牙人到达美洲大陆后,带去的并不是文明,而是屠刀和病菌,他们除了屠杀就是掠夺,最后,美洲大陆上的金、银、铜、锡等矿藏被他们掠夺一空,当地人被迫做苦役,由于身体素质不如非洲黑人,最后连想做奴隶都做不上,最后被一批批悲惨地死去。正如乌拉圭那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在《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一书中所写,自从欧洲探险家进入拉丁美洲,拉丁美洲就变成了一根被切开的血管,欧洲强盗任意掠夺、肆意屠杀,当地原住民变得“连相当奴隶都不够格”,不仅矿产被掠夺一空,就连语言、文化都没有了,殖民者拆毁的何止是物质生活,连精神也被彻底消灭了。这种悲惨的境遇一直延续了500年,500年是个什么概念?莫那•鲁道并不知道几百年前发生在美洲的这一幕,可他从生活在日本统治下所受到的灵魂伤痛的体验中,看到了他子孙的未来,假如他的子孙将变成没有祖灵没有猎场的日本人,死后进入日本人的神社,那他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受过日本教育的赛德克人达奇斯兄弟的一段对话表现了他们精神的痛苦:“夹在族人期望和日本人威胁之间生活是很痛苦的。”“不想当野蛮人,但不管怎么努力装扮,也改变不了这张不被文明认同的脸。”“等我们的孩子长大,或许就能彻底改变我们的野蛮形象。”“忍得了吗?马郝坡就要被赶尽杀绝了。”当莫那•鲁道问他们死后是要进日本人的神社还是要进赛德克人的祖灵之家时,他们十分痛苦,无法回答。在赛德克族人中长大,受着日本人的教育,血管中流着赛德克人的血,骨子里有着赛德克巴莱的信仰,在夹缝中寻找出路,能够找到一线光明吗?或许那一线光明要在500年之后出现,假如500年后才会出现那一线希望,他们的子孙们会受多少磨难哪!
    莫那•鲁道作为赛德克的智者,并不对日本人抱有幻想,他看到的是一幅可怕的景象,当失败后,他对家族的女人们说:“我怕你们承担不住活下来……”是的,活下去比死要更难,连男人们都无法活下去,女人如何能承受那种煎熬?
    莫那•鲁道的父亲在彩虹桥下显灵,他在与莫那鲁道合唱的歌中说:“怀念过去的人们啊,我来到这里,我曾英勇守护的山林,这是我们的山唷,这是我们的溪唷,我们是真正的赛德克巴莱唷,我们在山里追猎,我们在部落里分享,我们在溪流里取水,愿我为此献出生命!溪流啊,不要再吵了,祖灵鸟在唱歌了,请唱首好听的歌吧,为我们的族人唱,来自祖灵的歌,愿我也献出生命!巨石雷光下,彩虹出现了,一个骄傲的人走来了,是谁如此骄傲啊,是你的子孙啊,赛德克巴莱!”
    做一个骄傲的人吧,做一个骄傲的赛德克巴莱!

花冈一郎--------矛盾综合体
这部电影看得我酣畅淋漓,却又揪心不已。酣畅是因为看到赛德克们揭竿而起,揪心是因为看过一郎的内心挣扎。他渴望成为文明人,却因为番人的身份而屡屡无法晋升,他热爱他的族人,却因目睹族人滥杀无辜而悔恨不已。一郎的出生就是个矛盾体,他“不想当野蛮人,但不管怎么努力装扮,也改变不了这张不被文明认同的脸。”于是,他的结局只能走向自杀,一刀剖开矛盾肝肠,做了一个自在的游魂吧。不过,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花冈一郎自杀时穿着和服剖腹自杀,纯日式,而他的弟弟二郎却选择穿着族人们的传统服装以族人们上吊的方式结束生命。

                                三
    赛德克文化是一种图腾文化和英雄文化,赛德克孩子的成年礼就是取得敌人首级回来,用敌人的血染红双手,部落之间的战斗异常频繁。“听着吧,人们,看着吧,人们,我们的勇士们,像松树嫩芽的青年,是真正的勇士啊!决死如纷飞的落叶,决死如干枯的松枝,我 带着首级回来了……像松叶决死般的勇士呀!”
    我们将如何看赛德克族道泽部落头目铁木•瓦力斯在莫那•鲁道“出草”中所扮演的角色。同为赛德克子孙,同为赛德克英雄,为什么他要帮日本人残杀马赫坡的赛德克人?赛德克部落所生存的环境就像古代中国北方草原游牧民族一样,充满杀戮与血腥,假如没有血腥气,就没有他们的英雄气。生活于台湾中部高山地带的赛德克族各个部落数千年来,都是通过血腥杀戮而获得了各自的地盘,也形成了竞争的态势,他们绝不可能成为朋友。
    我们且来看看,中国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历史就是一部与周边国家与部落间战争与相互间杀戮的历史,就像依赖草原而生存的狼群,没有狼与狼之间、狼群与狼群之间的生死搏杀,就不再有狼的天下。游牧民族的生存史像狼,却比狼更痛苦,因为作为有智慧的人,并已组成社会的人群,他们不仅要拼杀,还要享受,而享受就意味着狼性的丧失,丧失了狼性的狼也就丧失了天下。西夏国凭借战争赢得天下,那时他们还处于氏族部落社会,生产力极其低下,靠掠夺奴隶而维持其生活,当他们建立国家之后,必然需要文化统治臣民,而文化的发展必然带来野性的消失,而消失了野性的马背民族必然失去血性,失去勇猛,失去残暴与凶恶,没有了骁勇与刚烈,就不再是草原勇士,在草原上就不再具有竞争力。
    但我们应该知道,日本不仅占领和奴役着莫那•鲁道的部落,也占领和奴役着铁木•瓦力斯的部落,他们同样遭受着灭顶之灾,此时此刻,莫那•鲁道主动联络铁木•瓦力斯部落,让他们参加,可铁木•瓦力斯自私地为保全自己而参加了日本人对莫那•鲁道部落的围剿,这不仅失去了狼的天性,也失去了赛德克人的信仰,不让异族人进入赛德克人的领地,守护赛德克人灵魂的猎场应该是他们共同的责任,因此,铁木•瓦力斯不配成为赛德克英雄,他辱没了赛德克祖灵,不配进入祖灵之家,正如赛德克人歌中所唱的:
    “有一天,他们的灵魂走了,到达彩虹桥接受验证的时候,守桥的祖灵看着他们干净没有图腾的脸,这是我的孩子吗?你们是我的孩子吗?回去!回去!回去吧!你们不是真正的赛德克!你们不够资格进入祖灵之家!他们霎时蓬头垢面,魂魄茫然无神,他们羞愧地绕过颠簸难行的溪谷,他们哀哭的鬼魂被守在溪谷的毒蟹剪得伤痛难忍。”
    生存或者死亡,自由或者灭族,这是赛德克人必须做出的选择, 铁木•瓦力斯的部族虽然生存了下来,却失去了魂魄,失去了灵魂,失去了进入祖灵之家的资格。莫那•鲁道的部族虽然灭绝了,其灵魂却走过了彩虹桥,进入了祖灵之家,获得了自由,成为了赛德克人的骄傲。假如当年日本军队进入中国大陆的时候,每一个中国人都像莫那•鲁道的赛德克人一样不惧生死,奋起逐敌,日本鬼子能在中国猖狂八年之久,最后还要靠美国、苏联人帮忙才能把小鬼子赶走吗?
    “听着吧,人们,看着吧,人们,我们的勇士们,像松树嫩芽的青年,是真正的勇士啊!决死如纷飞的落叶,决死如干枯的松枝,而今带着首级回来了……像松叶决死般的勇士呀!”
    这是赛德克人的精神,是台湾原住民的精神,也应该是整个中国人的精神!

小岛源治---------最了解番人的日本人
我承认一开始就被安藤政信那极具杀伤力的眼神戏言,留下口水无数。片中小岛也是个可圈可点的任务,他是少数对原住民友善的山地警察,也与铁木瓦力斯保持很好的私人关系。在雾社事件后,小岛巧妙利用了道泽社与马赫破的世仇帮助日本政府维持在台湾的殖民统治。然而最后他率众杀害关在收容所的赛德克遗孤就只能解读为泄私愤了,有些令人愤愤。

                               四
    赛德克有一个远古的传说:“从前从前在白石山上,有一棵大树,叫波索康夫尼他的树身一半是木头,另一半是岩石,有一天,他的树身生下了一男一女,后来这男女又生下了许多的孩子,就是我们,真正的赛德克人。”赛德克族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他们的信仰也是靠男人和女人传承的,勇士般的男人获得了骄傲,女人们却忍受了痛苦。
    《赛德克巴莱》是一部血腥气很浓的电影,勇士们在刀锋上寄托信仰。这部电影完全没有为美女而设的情节和场景,女人在这部电影中完全成为一个背影,但就这个背影依然柔情百转,依然荡气回肠,依然动人心魄。赛德克的女人们同样是英雄,而且她们的行动比男人还要催人泪下。当她们将最亲爱的婴儿抡下山崖的时候,我们没有听见一声呼号,也没有看见一滴泪水,平静、冷漠,可我们却仿佛听见了刀尖挑动灵魂的声音,一个个母亲,一个个妻子,最后舍弃了孩子和丈夫,在树林里上吊自杀。她们是在为男人殉葬吗?不是的,他们是在为赛德克勇士殉葬,在为赛德克灵魂殉葬。
    由于赛德克尚处于原始部落时期,部落和家庭都需要男人猎取食物,因此男人在部落和家庭中都处于主导地位,女人的责任是编织衣物,生育后代,当男人要“出草”出征时,他们只能默默地送别,甚至都不能哭喊一声,都不能流一滴眼泪,男人们把骄傲带走了,女人们只能等待和忍受。可只要是女人就会有柔情,就会有牵挂。她们把食物留给男人去,把荣誉留给男人,自己默默地选择死亡。
    赛德克的女人,也同样是勇士。莫那•鲁道说:“谢谢你们女人孩子,成就了部落男人的灵魂。”她们在歌声中唱道:“你们男人为何要这样欺负女人,别忘了所有你们自夸的骄傲,都是来自我们女人。是我们女人给你们所纺织的呀,是女人成就了男人英勇的图腾呀。”因此她们一样能走过彩虹桥,走进祖灵之家,成为赛德克的祖灵。
    赛德克的男人们唱道:“你们看,美丽的彩虹,在山的那一头,妻儿呀,你们把酒酿好了吗?喝吧,献给祖灵的酒!你们看,美丽的彩虹,是祖先在召唤我!妻儿呀,你们在通往祖灵的路上了吗?你们也该上路了,必须延续生命的族人呀,挺起胸膛,要骄傲得像个真正的赛德克!我们死去的灵魂会在彩虹桥上看着你们,告诉每个孩子,生生不息,要活得像个真正的赛德克,我们死去的灵魂会在山林里头陪着你们!”
    《赛德克•巴莱》的音乐使用了赛德克族的原住民流传下来的音乐,这些音乐能把我们带入那个久远的时代,带入那个原始的部落时期,带入那个子崇拜英雄、崇拜神灵的时期。“我的孩子啊,我知道,在哪里激情奔放的日子里,你们学会一首歌,为即将被遗忘的祖灵唱歌,第一个音符紧紧地拥抱祖灵,你们知道吗?为唱出祖灵的歌需要吞下许多痛苦,为说出你们的话,需要吞下许多屈辱,为实现梦想,需要吞下许多遗憾!孩子啊,你们怎么了?孩子啊,你们到底怎么了?”
    《赛德克•巴莱》,一部充满血性的电影,一曲充满伤感的音乐。
    那个时代,那个充满英雄气和血腥气的时代,莫那•鲁道!图腾!骄傲的赛德克•巴莱!
    啊,彩虹桥!祖灵!祖灵之家!

巴万那威--------赛德克的少年领袖
巴万那威自小就生活在日本人的统治下,他受尽日本小朋友的欺压后,他越发崇拜莫那鲁道,孤身前往猎场训练猎杀技能,他最终成长为骁勇善战的真正的赛德克人。作为少年领袖,他率领娃娃番人残忍杀掉手无寸铁的日本老幼妇孺,这并不是被仇恨冲昏天失去理智,而是恰恰是赛德克人原始血腥复仇观念的体现。

赛德克妇女们--------爱与奉献
因为食物不足,为了不让自己的丈夫有后顾之忧,她们纷纷上吊自缢。这一场景既震撼又催泪。难怪最终日本大头目感概在遥远的台湾山区,武士道精神又扶苏了。集体自杀,这需要多大的精神力量支撑,不仅仅是信念可以解读一切的,这里面包含着太多爱情、亲情、仇恨与无奈。作为女人,她们也一定盼望着家庭和睦,安居乐业,但当作为赛德克的女人们,她们的纹面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大无畏的爱与奉献。她们身上有着原始的彪悍的美。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守护灵魂的猎场,铁木瓦力斯的信仰沦落

关键词:

上一篇:梦想与亲人的抉择问题,我把祝福送给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