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一个好人,无间轮回中苦苦挣扎的芸芸众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01

2002年11月,在前文所述的抓捕韩琛行动中,刘建明不断给韩琛送情报而导致警方抓捕行动失败,韩琛要刘建明调查谁是警队派来自己身边的卧底,同时警队要他负责调查谁是韩琛派来警队的卧底。在一次与韩琛交换文件的行动中,刘建明被阿仁跟踪险些暴漏身份,并且他的一个习惯被阿仁记住:用文件袋磕腿。随后,刘建明故意将矛头指向黄sir导致黄sir死亡,重案组对他意见很大。黄sir的死对他触动很大,加之多年韩琛施加给他的阴影,刘建明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联合卧底阿仁解决韩琛。2002年11月26日,两人的计划顺利实施,刘建明亲手将韩琛这个多年来左右自己命运的老大杀死。刘建明以为自己可以从此洗白,做一个“好人”。不曾想,上帝和他开了个玩笑,他的无间轮回才刚刚开始。
 
刘建明在自己办公室见到了阿仁,却被阿仁发现自己就是韩琛的卧底,并且阿仁找到了韩琛保留的通话录音,能够证明刘建明是卧底。于是刘建明来到四方商业大厦天台与阿仁见面谈条件;阿仁希望恢复自己的警察身份,同时将刘建明伏法;刘建明希望阿仁给自己一个机会做一个好人。就在二人僵持的时候林国平赶来,其实他是当年与刘建明一起被韩琛送入警校的另一个卧底。林在阿仁挟持刘建明进电梯的一瞬间开枪打死阿仁,并告诉刘建明除了自己警队还有韩琛的卧底。刘建明为了洗白自己开枪打死林国平,做出二人火拼的假象,自己走出电梯,举起双手并称:我是警察。之后刘建明暂时被接受调查,架空职权调入庶务部。
10个月后的2003年10月,警方调查后相信了刘建明的供词,刘建明回到内务部。就在此时他却目睹了杨锦荣干掉了警队中韩琛的内鬼陈俊。内务部的同事告诉他陈俊的暴露是因为和韩琛通话的录音带。有关录音带剧中没有交代,但是推理可以知道当年韩琛死后阿仁找到了韩琛与警队内鬼的通话录音带,于是在去天台见刘建明的前一天将录音带寄给了警队高层,同时寄给了李心儿医生一份(可见阿仁的机智:他料到自己去见刘建明凶多吉少,于是把证据给了警方,但是证据有可能因为警方内鬼的破坏而到不了警队高层,于是他还在李心儿医生那里留了一份证据,但是收信人写的是自己的名字,目的是不让李医生牵连进来)。果然,录音带被韩琛内鬼截获,并且这个内鬼出于保护自己人的目的,把每个人的录音带分别寄给了本人。凑巧的是,这些录音带中也有杨锦荣和韩琛的通话记录,内鬼误以为杨锦荣也是韩琛派来的内鬼,所以杨锦荣也收到了录音带。但其实杨锦荣只是负责与韩琛交换情报的警队高层,于是杨锦荣知道了警队还有韩琛的内鬼(此时其他人都以为内鬼只有死去的林国平),于是在刘建明被调查的10个月内将其他内鬼都抓了出来,但是他的这些行为导致内务部认为杨锦荣是内鬼妄图洗白自己而对他展开调查。本来杨锦荣以为陈俊是做后一个内鬼,但是不久后却发现刘建明也有嫌疑,于是杨锦荣找回了多年前一面之缘的沈城帮助他一起抓内鬼(他们的动力来自于自己的警察身份,以及要对同僚阿仁的死有个交代)。

无间道被称为那时香港电影的救市之作,为低迷了许久的香港市场带来了曙光,刘伟强无疑是一位优秀的导演,他在2003年曾说过:这可能是最好的时代,这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我们电影的革命年代。而《无间道》与之前香港电影呢种剧本未准备齐备,就已经开拍,片场上靠口述、“递纸条”拍摄的这种文化不同,光剧本就是第五稿,制作费、卡士都到了某个水平。
《涅槃经》第十九卷:“八大地狱之最,称为无间地狱,为无间断遭受大苦之意,故有此名。”
电梯门一开一合,夹着陈永仁的尸体,地上的血迹慢慢散开,刘建明知道,一切都结束了。结束了,虽然这方式未免有些悲壮。《无间道》的结尾我相信是很多人心中永恒的经典。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陈永仁、刘建明他们只是人,普普通通的人,一个是警队的精英,一个是黑帮的翘楚,一个想做回真警察的假黑帮,一个不想做真黑帮的假警察。当他们被选择去做卧底时,他们还都那么年轻,与其说他们选择了这个职业,不如说是这个职业选择了他们。
不同的命运,相同的选择
他,陈永仁,黑帮大佬的私生子,赤诚之心,游走于黑白之间,注定孤独,注定不被人理解,注定无法安宁。随时眼见的鲜血暴力,巨额财富以及无法忽视的煊赫权势,他必须平静理智接受父亲被自己敬爱的上司所谋杀,黑帮大佬的儿女都明白的一个道理:“出来混,迟早都要还”。他们平静接受这一切,带着清透的目光,带着对家庭的关爱。终日黑白无间之间的行走令他崩溃、令他怀疑,所以,他渴望一种安定,渴望一种一定是对的的观念在心中所坚持。于是他选择进入警校,成为一名正义的化身,警察。所以,可以流血,可以牺牲,可以痛苦危险,只要无需挣扎在黑白之间,无需永远受着无法解脱的折磨和痛苦。可是,有些人生来就无法普通,在警校时的优秀,让他俨然成为了警队的明日之星,可是偶然间身份被揭穿,他心中所想的正确坚定的路注定变得复杂而不简单。为了做个好警察为了自己的选择于是他必须做坏人,他必须在黑帮做卧底,必须忍受自己的各种暴力,心爱的女人对自己绝望而离开与人结婚生子,他学会了成日的说谎与演戏。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选择了成为好人就必须学会成为坏人,说谎,杀人,放火,出卖身边的朋友。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快十年了,在正邪黑白善恶之间的挣扎永无止息。在他崩溃之际,出现一个人,他可以在她那里得到从未有过的安眠,可以安稳入睡,无需装作另一个人,出卖身边人,看着身边的人流血甚至送命而这些人前一秒钟还与自己兄弟相待,手上的鲜血怎能使自己安稳?每天使用的是被修改过多次的假身份,一如每次写个字都要赶紧划掉,不停说谎,这是需要多么好的记性以及意志力?然而这个聪慧美貌的女子身边,他能暂且安睡,也是片中最后的温情底色,感动、迷人、又有着淡淡的忧伤。
他,刘建明,被现任黑帮大佬收养的孩子,他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黑帮提供情报,他经受各种训练进入警校打入警察内部,他的命运也许从爱上呢个不该爱的女人开始就注定了不停出卖身边的人,看着自己的兄弟流血,反正不是兄弟死就是自己死,没得选择,当他还在警校时,当他出卖自己最爱的女人开始,他心中就种下了出卖背叛的种子。可是什么是正义?什么又是邪恶呢?阿伽门侬所有的赏赐也抵不上阿喀琉斯的赫赫战功,他爱上的几乎不惜用生命去爱的,恰恰是命里就么有的东西。一如他那么羡慕的纯洁警察的身份,他少年时在警校看着陈永仁被革除,他心底的声音在呐喊:我愿意同他交换!他宁愿自己有简单的身份,也不愿意每日演戏挣扎黑白两道之间。这折磨胜过一切无可比拟!佛家把人称为“有情”总归是有情所以才受尽万苦。此时的他已经爱上了自己的新身份,在这戏袍里着得太久不想脱下,他想和自己的过去彻底切割,赢得尊重,做一个单纯的好人。杀死了昔日的琛哥,洗掉了黄Sir电脑里的陈永仁档案,他以为他终于可以拿到身份永远做好人了!他能够周旋在所有人其间游刃有余唯独在自己所爱的女子面前疏忽,爱令人羞耻,他请求一次机会,他还想与心爱的女子结婚,他还想要自己的孩子叫自己一声“爸爸”,可是,天台上阿仁那句“对不起,我是警察”击碎了他全部的梦。梦醒了,发梦太美,他根本都没明白,在黑白之间,为了生存的斗争永无止境,他已经不可能脱身。电梯口,混入警察内部的黑帮枪击了阿仁,卡在电梯中间,三次踢开电梯,看得人心里忧伤,此时的刘建明,已经没有选择,只能最后的最后举着警官证走出电梯,继续演戏。
在一个权力和暧昧的世间,一个忧郁而邋遢,一个光鲜而聪慧,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通常认为邋遢忧郁的是坏人,光鲜聪慧的是好人。两个人初次见面坐在一起听蔡琴的歌,一些说唱机跟喇叭,精妙的情节设计,自然到位的优质演出,这两位注定是对立的人比肩而坐似兄弟,唱机里悠远的歌声十分有底色,音乐,场景,表演都是深厚的,像灰尘在光线里洒落,难以言喻的真实和厚重。
兄弟情
傻强与阿仁
当日刘健明告密琛哥抓内鬼,精心布局,想抓出内鬼,傻强用自己的性命换了阿仁的性命,他傻,但是却快乐,临死前,他对阿仁说“琛哥说,今天谁没有出现,谁就是内鬼,我没有讲你去按摩了?”傻强一心把阿仁看作兄弟,甘愿为他而死,只是临死前问他究竟是不是警察,我想此时傻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阿仁眼神忧伤,无一言答,也许,傻强这般认定一件事情不用怀疑不用担忧不用再变,即使死了也是最幸福的。
黄sir与阿仁的
当黄sir说出25号生日时,阿仁眼里的感动,当黄sir死前六个月收到阿仁送的满月酒红包时,嘴角不经意的笑意,黄sir死亡钱,两人在电梯前的分别,也许他们想过那会是最后一面,可是死亡真正发生时,阿仁的震惊难过悲愤以及不可说,从这时开始,没有人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从这时开始,他黑暗世界中的一点点亮渐渐熄灭了。
黄sir与韩琛
多年前,韩琛还不是老大,他是一个对老婆好回到警署专门与黄sir吃饭的人,然而,终究,正魔殊途,黄警官为了在警局站住脚,动用了黑道的关系(韩琛的老婆)除掉了倪坤这个头痛的角色。倪氏家族的老三为了报仇,同时为了巩固倪家的地位而复仇,杀了其它的三合会会员。唯一漏网的就是对倪家忠心耿耿的韩琛。可是深爱的女人被倪家老三杀害(其实这里是被刘建明杀害),自此韩琛通过与泰国和黄警官的关系取代了倪家,坐上了三合会的老大。此时,黄警官也意识到自己已经养虎为患,双方都在暗自里计算着自己的同时也在计算着对方的牌。双方都很想用自己的牌干掉对方的牌,于是陈永仁和刘建明就成为两张主牌。这两张牌从此在“无间”的地狱里穿梭,行走,赤身裸体,永不超生。陈永仁死了,和他一样的黄sir也死了。韩琛安插在警局的卧底们都一一的被杨锦荣除掉了。就算刘建明最终还活着,还能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也、只有他这个活着的方式任然行走在无间的地狱里。
阿仁、杨锦荣以及沈澄
三个人的初次见面,两个卧底,一个边缘人,惺惺相惜,有些感情不需要时时的联系,只需要那一面就知道我们是朋友,而且是过命的朋友,因此当两人知道阿仁的死亡时,二人在天台见面,“人他妈都死了,这还有什么用。”“有些事,还是要去做的。”沈澄点头,这是警察的职责,也是对死去朋友的交待。
爱情
阿仁与may
这是一个很爱他的女人,当阿仁听到女友说:“我跟你在一起四年了,去警局保你也有十几次了,每次让你和我家里人吃顿饭,你突然跑去砍人,我不想我们的孩子以后也这样啊!”他心里在想什么,我是一个警察,可是身不由己从而言不由衷,后来7年之后在街上,面对误解自己的爱人,面对自己并不知道的女儿,此时的他内心一定是极其痛苦的,可是他没有解释,他也不能解释,“还在道上混么?”“是啊”一个男人,选择把所有痛苦自己背负“妈妈,我今年六岁了啊”此时的他已转身离开的阿仁,留下的只有作为观众的叹息与感慨。
阿仁与李心儿
第一次见面:陈永仁被黄志诚安排去看心理医生,阿仁对黄Sir的命令一向尊重。因为他时刻都记得他自己是个警察。
“监禁?不是说治疗完就没事了吗?”
“知道了。不好意思。”
“黄志诚这个王八蛋。”
陈永仁溜掉。
 第二次见面:李心儿告诉他将对他治疗六个月,实施催眠疗法。他表面答应,可是说了两句真话之后,然后开始顺着感觉胡说八道起来。
第三次见面:陈永仁继续跟李心儿捣蛋,
第四次见面:李心儿被陈永仁搞到扭伤手臂。陈永仁替李心儿推拿胳膊,李心儿握住陈永仁的手说:“你知道吗?你总是撒谎,我很难帮你。”陈永仁愣,然后微笑,扬了扬眉毛。也许从这一刻起,两人开始了真正的沟通。
第……次见面:长Kiss。陈永仁被闹钟唤醒。他记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去问李医生,李心儿指着他的脑门说:妄想症。
不知道哪一次,阿仁被催眠后告诉了李医生他是警察,李心儿也许信也许不信,不管怎样不管是真是假,阿仁在李心儿是放松的,他每次去诊所,一个睡觉,一个打游戏,互不打扰,却又安静祥和,他是真的快乐吧,在她面前,无需扮演,更无须出卖,油腔滑调,不用刻意掩饰,轻松美好。
刘健明与mary
一次普通的询问,这是一个失恋的醉酒女子,只因为她的名字与他心中的那个女人相同,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到达了婚姻的门口,由于一盘录音带,一切都变了,他在她心中不再是那个熠熠星辉的警队新星,他不再是她的英雄,最后她对他说“我写不下去了,他有28种性格,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他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我想此时他是恨得,他恨他夺走了他的幸福他的生活他那一颗想做好人的心。
刘健明与mary(刘嘉玲)
为了她,他可以只身一人去干掉倪坤;为了她,他可以忍辱负重,只因为她希望他帮助自己爱的男人,他即将结婚的未婚妻,叫Mary;为新家买的音响,是当时她很喜欢的;可以说,他几乎一切都始于她,她是他一切无间轮回的开始。可是爱之深,恨之切。当她毫不犹豫拒绝他而去泰国找自己的爱人时,他心灰意冷、心如刀割,他给倪永孝家告密以后,又打电话给了她,最后一次希望她回心转意,但是并没有;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她的死是他背叛的开始,是他堕入无间轮回的源头。无间道中的每个人,都是悲情角色,都是在无间轮回中苦苦挣扎的普通众生。

2.陈永仁

2年后的1997年,刘建明在香港回归之前成功调入CIB(情报科)做了见习督查。之后帮助韩琛逃脱警方监控,因而有了黄sir击毙阿孝的剧情。刘建明做的顺风顺水,并且结识了一个同样叫mary的女孩,后来成了他的女友(我们称她为玛丽以示区分)。

我究竟该怎么办?

记得无间道1上映的时候(2002年)还在读初中,第二年无间道2和无间道3上映。当时并没有看懂,感觉乱糟糟的,无法理解这样的片子怎么就拯救了当时低迷的香港电影?多年也无心再看。近来再看三部片子之后,觉得人们给它的好评还是很有道理的。这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香港警匪片,而且颇有史诗感。倒叙、插叙、留白的情节处理方式让电影看起来的确有些烧脑。

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
12年之后,一路升职,到达高级督查位置。
2002年,与陈永仁斗智斗勇,陈永仁亡
十个月接受审查后返回高级督察职位,
洗牌的同事被梁锦荣怀疑内部有人洗案底,
2003左右,33岁左右,双方对峙,自杀未遂。

2002年11月某日,阿仁与黄sir在天台见面交换情报,阿仁抱怨自己多年为韩琛卖命,并提供了韩琛将要和泰国人交易毒品的情报。就在交易的当晚,阿仁通过藏在手臂石膏里的窃听器,以摩斯密码的方式不断给黄sir发送情报;同时,韩琛多年安插在警队的内鬼刘建明则以CIB情报部门调查员身份参与抓捕活动,以无线电波和短信的方式给韩琛送情报。这也是影片较为精彩的部分,警匪双方矛盾凸显:黄sir和韩琛明争,阿仁和刘建明两个卧底暗斗。由于韩琛狡猾,接货地点和交钱地点是分开的。最终,阿仁正确报告了接货地址,警方的抓捕行动却由于刘建明及时将“有内鬼,终止交易”的短信发给韩琛而失败,韩琛的货扔到海里,双方均未达成目的,也暴漏了双方内鬼的存在。

就如同教父三部曲一样,三篇史诗,
只看过一部可能会觉得是个好片子,
但是对整体剧情的把控和理解并不可能到位。

最后,用剧中人的两句话来收束: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这个世界不应该这样,做人不应该这样。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但是残酷的是至死都没能实现恢复警察身份的夙愿,
即使知道了内鬼也掌握了证据却到死都没能亲自揪出内鬼,
甚至讽刺的是就连自己也是被内鬼杀掉的,
这样来看的话,他还是在无间之中备受煎熬。

黄sir的死对两个卧底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思想冲击,阿仁不再一味相信“正义的警察”,企图以暴制暴,凭一己之力干掉韩琛;刘建明“想要做个好人”,利用黄sir的电话主动联系阿仁。2002年11月26日,二人制定了计划,利用韩琛藏匿毒品的仓库为诱饵将韩琛引诱到停车场,阿仁通过摩斯密码向刘建明报告了韩琛的位置,刘建明亲手击毙韩琛。在刘建明的办公室,两个卧底终于见到了对方的庐山真面目。阿仁本以为自己这下可以恢复警察身份,但是却发现刘建明用档案袋磕腿的细节,并在刘的办公桌上找到韩琛发给他的资料,才知道刘就是那个内鬼,于是不告而别。2002年11月27日,阿仁以录音带(刘建明是韩琛卧底的证据)要挟刘至四方商业大厦天台会面,刘表示自己想做个好人,于是就有了那段经典对白: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做一个好人——对不起,我是警察——谁知道?之后,韩琛派到警队的另一个卧底林国平赶来,并在阿仁挟持刘建明进电梯的时候将阿仁一枪爆头,阿仁死不瞑目。刘建明之后在电梯中射杀林国平,制造了火拼假象,林国平当了刘建明的替死鬼。之后,李医生发现了阿仁的档案,帮助恢复了他的警察身份,她对着阿仁的墓碑说:“你好,警察”。
 
阿仁的标志性台词是:我是警察。所谓的“正义”是他一生的信仰,为此他忍辱负重,经受巨大折磨跑去做了10年卧底,出卖了自己的哥哥阿孝,最后为之献出生命。然而,我们看看他所信奉的“正义的警察”干了什么:黄sir教唆怂恿韩琛的女人mary杀死了倪坤,在不能确定人质(韩琛)安全的情况下一枪打爆阿孝的头,这和林国平在不能保证刘建明安全的情况下将阿仁爆头有何区别;警队得知黄sir教唆杀人后不仅没有处罚,还一致支持黄sir;警队高层杨锦荣定期和黑帮交换情报;阿仁自己也是死在“警察”的手里,他不认为警察会一枪爆人头,所以才对林国平疏于提防,否则以他的机警是不会在进电梯时犯下暴漏自己头部的错误的。就是因为这样的信仰,阿仁从离开警校开始就一次次不间断循环重复着注定的悲剧。

永堕无间,没有轮回。

刘建明的标志性台词是“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做一个好人。”为了生存,他就要不断出卖身边的人,这就是他无间痛苦的来源。刘建明的生活始终被别人控制,年轻的时候喜欢大哥韩琛的女人而不得,还被派去当卧底,始终生活在韩琛的阴影下;后来企图掌握自己的命运,却精神分裂到把自己想象成阿仁。电影开头和结尾两次表现了刘建明“我想和他(阿仁)换”的心里。第一次表明刘建明并不想来做卧底,年轻的他想的是和mary“浪迹天涯”;第二次表明刘建明内心想做个好人,他认为阿仁就是好人。但是,残酷的现实剥夺了他控制自己生活的权利:mary永远不会和他在一起,他去做了卧底,就永远不会有机会“做好人”。刘建明是一个不认同自己的人,他游走在“好人”和“坏人”的边缘,一会是好人,一会是坏人。“我只是想做一个好人,你们为什么不给我机会,为什么?”刘建明自杀前终于激动地说出这些话,这就是他内心的挣扎的真实写照。

纵观刘建明的经历,很好的诠释了无间道,
我想做一个好人,就是刘建明的悲剧开始。

3.阿孝 正如他的名字一样,阿孝是个孝子,他信奉的东西是家和亲情。正如他对阿仁说的话:爸爸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我做的一切也是为了这个家,我希望你也是。阿孝同样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这个人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他的表情只有嘴角上翘30度有些瘆人的假笑和快速扶眼镜的动作。吴镇宇把这个角色演得挺到位,给人的感觉就像韩琛后来对阿仁说的那句话:你有没有遇见过一种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你好,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要杀你。说的就是阿孝。的确,阿孝在倪坤死后利用黑帮之间的矛盾和勾心斗角化解了反叛危机,用了四年的时间找齐杀害倪坤的凶手后突然发难,铺开一张网将所有人一网打尽,诛杀心怀叵测的黑帮头目、揭露黄sir的丑事、将警察和警局的卧底玩弄于鼓掌,足见其智商之高,忍耐力之强、手段之残暴。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做事的动机却极为单纯:保一家平安。他时时刻刻想着的都是一家人的前途,并计划着借97香港回归之际洗白身家,从此只做白道生意。对倪坤私生子,他的弟弟阿仁也表现出了信任和宽容,以他的机智不会对阿仁的卧底身份没有察觉。阿孝曾在一次聚会上故意丢弃黄色纸条,让阿仁以为上面写着重要情报来试探阿仁,没想到阿仁真的去拣那张纸条;阿孝清理门户的时候阴沉沉的暗示阿仁他给了阿仁机会,希望阿仁不要执迷不悟。他选择相信阿仁,因为在他的人生字典里亲情大于天,阿仁不可能知道黄sir是杀倪坤的帮凶后还要联合警方将自己的哥哥置于死地。然而,他错了,阿仁真的那么做了。所以,最后当他中枪倒地,却在阿仁身上发现窃听器的时候,眼神是那么无助和不解。他居然被自己的弟弟出卖了,这是他的无间痛苦。感人的是,他在临死前又帮阿仁藏好了窃听器,即使遭到背板,他依然要保护自己的弟弟,这一刻阿仁一定是崩溃的。真的有点想不通阿仁经过了这件事还要死气摆列地做卧底,他对得起死去的阿孝吗?
阿孝这个人让我想起了希腊神话木马屠城中的阿克琉斯。阿克琉斯智勇双全,万夫不当,他只有一个软肋就是脚后跟。最终阿克琉斯死于儿女情长以及脚后跟中箭。对阿孝来说,家就是他“阿克琉斯的脚后跟”,黄sir以及韩琛都是通过这一点将他制服。阿孝死得其所,他对家和亲情的信念如此强大,以至于原谅了阿仁的出卖。

但是在陈永仁自身的角度来看,
有着黑道家族背景的他,一心只想做一个好警察,
但是却无法如愿,重新被派回黑帮,
因为自己的情报,导致哥哥及全家身亡,
这些煎熬还不够,因为他是一个好人,
就只能一直坚持下去,继续为警察卖命。

4.韩琛 提到这个人,看过电影的人们也许会说,这个人信佛。我说,也许曾经信,但是他“死”过两回后,什么都不相信了。这个人一开始是阿孝手下的小头目之一,同时也是黄sir的“线人”,他的女人mary和黄sir关系也挺暧昧,当年就是黄sir怂恿mary派刘建明去枪杀倪坤,没想到四年后引来杀身之祸。个人觉得四年后阿孝发难的时候派韩琛去泰国只是为了支开他,对韩琛还没动杀机,阿孝只是要杀掉mary。没曾想阿仁通风报信后,黄sir觉得韩琛也有被杀的危险,还将这一消息告诉了mary,mary又将消息告诉了韩琛。韩琛于是在泰国“死里逃生”,还阴差阳错和泰国人拜了把子。
 
两年后,黄sir得知韩琛还活着,于是带他回香港做污点证人指正阿孝。狡猾的韩琛使用计中计,利用泰国佬控制了阿孝的家人,利用卧底刘建民逃离警方的监控,只身一人来找阿孝。就在阿孝被激怒后用枪指着韩琛的时候,黄sir却不合情理地开枪将阿孝一击致命,韩琛再一次死里逃生。这时,黄sir意识到韩琛是利用了自己对阿孝的仇恨以及对韩琛的信任来除掉阿孝。可见韩琛这个人胆大心细,有勇有谋,圆滑世故,经过了两次死里逃生,韩琛已经不再是从前给阿孝卖命的小兵头头,他利用97香港回归的时机顺利上位,坐上了黑帮头把交椅。从此变得阴险毒辣,不相信任何人,做什么事都会留一手。所以他后来在与沈城的交易中多次利用阿仁作为诱饵试探沈城导致阿仁险些丧命,在他眼中阿仁(包括所有其他人)只是一颗棋子。最为关键的是由于他不信任任何人,所以每次与别人的对话都要录音。这其中就包括和刘建明、其他内鬼以及杨锦荣的对话录音,即使自己被出卖,也要拉这些人下水,这就是他录音的目的。而这些录音带恰恰成为日后证明刘建明卧底身份和刘妄图洗白身家的最大障碍。

2002年,第一部和第三部剧情,抓内鬼,斗智斗勇,卒。
11月26日 黄志诚警官死亡,傻强死亡,合作刘建明,歼灭韩琛
11月27日 陈永仁返回警队,发现刘建明就是内鬼,离开
——过了明天就没事——第二天,天台对峙,身亡。

2.黄sir和杨锦荣 这两个人物属于一类人,都是亦正亦邪的代表,他们按照警察的身份要求自己,同时与黑社会头目往来密切。他们和阿仁不同,他们明白没有绝对的正义,要想击败罪恶只依靠正义和善良是没有用的,他们崇尚以暴制暴。黄sir对付黑帮头目倪坤直接采取怂恿暗杀的方式,在面对阿孝挟持人质的时候可以像黑帮一样一枪打爆人家的头,明知阿仁和倪家的关系还派他去做卧底,因为这些都是阿孝的软肋,末种程度上是黄sir将阿仁推入无间的黑白深渊。再看杨锦荣,在酒吧抓人不自己动手,而是用栽赃海洛因作为威胁让罪犯殴打罪犯;他是专门负责警方和黑社会交换情报的,这是游戏规则;对阿仁一顿毒打后悻悻地说:我把你打成这样,要不要投诉?可见两人都属于“警痞”。
 
然而,他们并没有泯灭警察的良知。黄sir在阿仁卧底过程中不断支持鼓励他,生日时还不忘送阿仁礼物,如果没有他阿仁也不能坚守自己的信念。杨锦荣与阿仁只有一面之缘,然而却是他在阿仁遇害后发现刘建明有问题,并为阿仁报了仇。然而,他们两个人毕竟是警察,不是黑社会,所以论暴力、论阴险狡诈他们不如黑社会。最后,黄sir死于韩琛手下,杨锦荣死于刘建明。他们也是悲哀的,他们的“暴力”似乎并不能阻止黑社会的暴力,黄sir除去了阿孝却助长了韩琛,杨锦荣除掉了内鬼陈俊却亡命于另一个内鬼刘建明。当阿孝在黄sir的车上装了炸弹却炸死黄sir好友陆警官的时候,黄sir在剧中唯一一次撕心裂肺的嚎叫,这就是他们无间痛苦的真实写照。1991年,年轻的黄sir还和韩琛是“好朋友”,两人对桌吃饭;根据剧情推理可知黄sir和韩琛当年都追求mary,但是韩琛得手;2002年,两人再次对桌吃饭的时候已经互相变成要置对方于死地的人。毕竟身份不同,责任不同,黄sir也是一个挺悲情的人物。  

上文分析过了,刘建明长期处于精神的煎熬之中,
这样大的心理压力,最终会导向自我否认,进而自我毁灭。

无间道系列集合了刘德华、梁朝伟、黄秋生、曾志伟、黎明、陈道明六大影帝,阵容可谓豪华。剧中人物关系复杂,跨越了1991-2003十几年的时间,故事引人入胜,颇有几分史诗感,不仅让人想起当年看《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感觉。

应该说是借刀杀人,更为现实一点。
打电话通知倪家Mary的行踪,
然后给Mary打电话,
如果Mary接电话了那么也许就不会死,
如果不然,则必死无疑,
刘建明不是想毁灭,而是想赌Mary是否对他也有爱。
可惜赌输了,所以自己含着泪看着Mary在自己面前被撞身亡。

1.阿仁 1991年,警校优秀学员,但是他向警方隐瞒了自己的黑社会家庭背景,原来他是黑帮元老级人物倪坤的私生子,阿孝的弟弟,倪坤和阿孝父子掌控香港黑社会多年,与警察和各黑帮帮派积怨已深。某天作为实习警察的阿仁在街头帮助may(后来阿仁的女友)抓住了偷车贼傻强,就在警察赶来的时候阿孝赶来告诉阿仁倪坤被枪击身亡,阿仁身份暴露。在被赶出警校之前重案组黄sir给了他一个继续做警察的机会,派他到哥哥阿孝身边做卧底。阿仁一心要做警察,因而接受黄sir的条件故意入狱。

当然了,这样说,也有不是十分严谨的地方,
其实如何解读都有自身的道理,
只是在这里,我想表示一点,
在除陈永仁之外的别人看来,他得到了轮回,
用死亡摆脱了无间之路。

4年后,1995年,出狱的阿仁成功来到哥哥阿孝身边做事,但是他心里始终不愿接受哥哥阿孝,因而两人关系略显尴尬。女友may因为阿仁为黑帮“做事”而离开他。某日,阿孝告诉阿仁有笔大买卖,于是阿仁将消息告知黄sir。警方一路追击之后才发现与阿孝交易的并非是毒贩,而是两个私家侦探;他们交易的也并非是什么毒品而是一卷录像带,原来这就是黄sir参与枪杀倪坤的证据。原来这四年来阿孝一直在调查倪坤被杀的事情。就在警方都把注意力放在阿孝身上的时候,阿孝的手下在不同地点将各黑帮头目悉数暗杀,警方毫无证据还因为黄sir四年前参与枪杀倪坤惹得一身骚,他们完全被阿孝耍了。此时的阿仁还很稚嫩,很明显他的哥哥阿孝已经觉察到弟弟阿仁是警方卧底,只是阿孝认为弟弟阿仁知道黄sir是杀父仇人后就会回心转意,和自己一条心。在随后的两年中阿仁果然也没有和黄sir再接头。
 
2年后,1997年,黄sir并没有因为枪杀倪坤而受到处分,阿孝暗杀黄sir也没有成功。而且黄sir得知当年阿孝的手下韩琛躲过了阿孝的暗杀,于是联合韩琛做污点证人指正阿孝,双方将要对簿公堂。这使得阿孝借香港回归之际洗白身家的企图落空。开庭前三天,韩琛利用自己安插在警队的卧底刘建明逃脱警方的监控,约见阿孝并让他的同伙挟持了阿孝的家人。就在阿孝愤怒地用枪指着韩琛的时候,黄sir带领警方赶到。一番对峙之后黄sir开枪击毙阿孝,阿仁第一时间冲上去抱住倒地的阿孝。然而就在这时,弥留之际的阿孝发现了阿仁携带的窃听器。原来这两年以来阿仁一直在搜集阿孝犯罪的证据,不久前又和黄sir联系上了。他还是没有放弃警察的身份,也是他用摩斯密码将情报送给黄sir,所以警察及时赶到。阿孝不解地看着阿仁,眼神充满疑问和不甘。看着死去的阿孝,阿仁终于难以克制自己的愤怒,企图上前报复韩琛和黄sir。这一刻他似乎冲出了“警察”这个身份的束缚,毕竟死去的是他的亲哥哥。然而,真的只是“似乎”。
 
阿孝死后,韩琛成为新的黑帮大佬,阿仁则继续执行卧底任务,负责搜集韩琛犯罪的证据。2002年6月14日,韩琛与一个叫沈城的大陆人谈军火生意。韩琛觉得沈城的身份可疑,于是派阿仁去试探,阿仁遭到毒打;同时,当年与阿仁同在警校学习的警官杨锦荣认出了阿仁并怀疑他是警方派去的卧底。阿仁多年游走在黑白边缘,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开始出现暴力倾向,只好无奈答应黄sir的要求去看心理医生李心儿。2002年8月16日二人初次见面,并在其后多次的交往中暗生情愫,阿仁也只有在看心理医生的时候能够放心睡个安稳觉。

另外通过电话这个小细节,不禁要问,
刘建明是怎么知道倪家的联络方式的?
大胆推测一下,如果刘建明是倪家、韩琛的双重卧底呢?
我们知道韩琛在泰国遭遇情况之后,刘建明一度说过韩琛已死,
不然Mary去找他,那么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另外,韩琛死后,刘建明可能不给自己找新的老大么?
那时的刘建明还是个小兵,换言之,还是黑帮思维。
退一万步说,韩琛死后,倪家也有可能找到刘建明。

首先说说片名。何为无间?无间地狱是一个专有名词,出自佛教《法华经》,无间地狱是八大地狱之第八,也是八大地狱中最苦一个。在无间地狱之中,永远没有任何解脱的希望,除了受苦之外,绝无其他感受,因而受苦无间,身无间,时无间,行无间。之所以起这个名字,也许是因为影片中的人物都不同程度地经受着巨大的人生变故和心理负担,犹如炼狱一般苦痛却无法挣脱。不禁令人感叹:1.我们坚守的信念是不是对的?还该不该坚守?2.何为善、何为恶,何为好人、何为坏人——善恶难区分、忠奸总难辨;每个人都是好人,也都是坏人,就像硬币的正反面,好坏都是人性。

其实陈永仁这个角色,分析起来没有刘建明复杂,
因为他单纯,单纯的将自己是个好人走到最后,
单纯的相信自己的信仰,单纯的将警察身份忠实贯彻到最后。
但是,这样的单纯,依旧摆脱不了被命运的玩弄。

对剧中主要人物分析介绍如下:

背景分析过,无间之道,无法摆脱。
既然已经踏上了无间这条路,就不会有轮回。

与此同时,刘建明为了洗白自己,也开始了将杨锦荣置于死地的计划。某天,刘建明通过监视杨锦荣发现杨锦荣把一个录音带放入了邮筒中,刘建明不敢贸然行动只好隔着邮筒放入火种,企图破坏录音带。不想此举却将自己完全暴露,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行为却被早已等在那里的沈城看的一清二楚,杨锦荣知道只有内鬼才会对录音带如此敏感。刘建明知道自己随时有暴露的危险,加之多年承受巨大心理压力,开始出现精神分裂的现象,将自己想象成阿仁(此处影片处理欠妥,如果不是有影评估计没几个人能看懂)。于是他在李心儿医生的催眠下说出了真话(李心儿医生听过阿仁寄给她的录音带,早已知道了真相),但他却没有伤害知道自己秘密的李医生,也一直没有伤害知道真相的女友玛丽,可见他还是真心希望做一个好人。
 
第二天,刘建明拿着在杨锦荣保险柜偷来的录音带去抓他,但是却错误的播放了阿仁留给李医生的录音带(刘建明去看李医生的时候拿了这个录音带)。正在众人诧异之际,沈城出现并播放了在刘建明保险柜找到的录音带,证明刘建明也是韩琛卧底。刘建明完全失控,开枪射击杨锦荣,又是爆头,最终他还是个黑社会,他的第一反应是置对方于死地,他做不了好人。刘建明望着死去的杨锦荣,绝望的饮弹自尽。然而,刘建明自杀没有成功。七个月后,他成了植物人坐在轮椅上,但是他的手却在敲着摩斯密码。影片最后采用象征手法,mary将坏的刘建明打死,他终于成为了阿仁,做回了“好人”。这个重生的躯体代表了阿仁和刘建明这两个经历相似、饱受折磨,但是信仰与阵营不同的人。

可以看出,所有人都没有走出这一格局,是轮回也是无间。
—————————————插播结束—————————————

某天,阿仁被韩琛告知要去与沈城交易军火,但是自己与沈城见了面韩琛却没有出现,自己带来的“货”也是空箱子,这才明白原来韩琛一直怀疑沈城的身份(之后证明沈城的确有问题),摆明了是要他来做韩琛的替死鬼。就在阿仁与沈城博弈的时候二人互相朝对方开了一枪:阿仁打中沈城腿部,沈城打中阿仁手臂(所以无间道1阿仁一出来就手臂打着石膏,无间道3中2003年的沈城拐了一条腿)。这时双方都开始怀疑对方的身份。因为黑帮开枪的习惯往往是一枪爆头,而警察的职业习惯是打腿或者手臂,目的是让对方丧失抵抗能力而不是置对方于死地。两个人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都没有瞄对方脑袋,可见双方都是条子(剧中未说明,不过可以推理沈城是大陆派来清理香港黑社会的)。这时,杨锦荣来到(第三部有解释,原来杨锦荣是警方负责和黑社会交换情报的人),三个“特殊”的警察惺惺相惜,一番交谈后互道珍重而离开。也就是这件事让阿仁性情有了微妙的变化,阿仁经历了如此多的腥风血雨和死里逃生,已经逐渐麻木,学会用自己的方式逃避“警察”和“黑社会”这两种角色的冲突。

之后便以为自己可以安心的做警察了,却不想,
无间之中无解脱之道,已入此路,便无法逃离。

经过这件事后,双方均下决心要解决对方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内鬼。不久之后,阿仁跟踪韩琛之后险些就看到内鬼刘建明的脸,但是在关键时刻双方都没有看到对方的脸。这一情节将这两个在刀尖上行走之人内心的惶恐、处事的谨慎和承受的巨大心理压力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两个人几乎同时被派去做卧底,多年的洗礼打磨之后两人都成为了对战局成败具有决定性作用的人,终于展开了精彩的对手戏。就在这时,刘建明被上司单独召见并将他调入内务部负责调查内鬼,真是讽刺。在一次与黄sir的交谈中,刘建明知道黄sir的卧底(阿仁)差点看到自己(也就是之前的那个情节),于是经过反复思考后想出了一个狠毒的计策,他向警队高层报告说黄sir是内鬼并派人监视。这是一记重拳,即将警方的注意力转移到黄sir身上,保全了自己;同时,也能通过监视黄sir知道警方安插在己方的卧底是谁。
 
果然,当阿仁又一次在四方商业大厦的天台和黄sir接头时,韩琛接到刘建明的情报,派人去一举干掉黄sir和内鬼。阿仁和黄sir几番交谈后,黄sir凭借敏锐的直觉料到事情不妙,就在此时韩琛的一帮手下赶到。黄sir掩护阿仁离开,安全后的阿仁却目睹了黄sir坠落在出租车顶。这也是影片较为震撼的一幕。阿仁当时的表情是极其复杂的,因为当年就是这个人给了他做警察的机会,就是这个人他才走上了卧底的道路,这个人既是他在黑暗挣扎中的伙伴,同时也是杀害倪坤的帮凶,只有这个人知道他是警察,如今这个人也走了,阿仁今后何去何从只能靠自己了。就在阿仁还发怔的时候,韩琛手下和赶到的警察开始了枪战,幸亏傻强拼命将他救走,随后傻强在中弹的情况下坚持将车开到安全的地方,临死前还嘱咐阿仁:如果谁在做事,但是又总是不专心地看着我们的人就是卧底。还问阿仁:按摩女漂亮吗?不漂亮会出大事(韩琛集结人马时阿仁在天台,编了这个谎话)。似乎傻强对阿仁的身份也有察觉。阿仁在警队和黑帮的两个“朋友”就这么离他而去。

3>.关于我想做一个好人
自韩琛黄志诚针锋相对之时,
刘建明心中的我想做一个好人的台词便频频出现,
黄志诚死后同陈永仁的合作,表明他也是这么做的,
是真心的想做一名好人,一名尽职尽责的好警察。

5.刘建明 刘建明是一个关键人物,剧中除了阿仁以外着重表现的另一个卧底。1991年,年轻的刘建明还是一个韩琛手下的小混混,并且暗恋韩琛的女人mary。正是mary派刘建明枪杀了当时的黑帮老大倪坤(mary的动机包括黄sir的教唆和帮助韩琛上位)。年轻的刘建明当时愿望就是送mary一块劳力士,多年后还是听着当年与mary一起听的《被遗忘的时光》,表明他心中一直留恋mary,mary是他的心魔。不久之后,刘建明就连同其他几个人一起被韩琛送入警校当卧底。几年之间刘建明凭着良好的素质和黑帮背景关系一路升职(韩琛不断给刘提供情报,所以刘总是能很快破案)。
 
4年后的1995年,阿孝突然发难,为倪坤报仇。刘建明在警局中监听到阿孝与黄sir的对话后知道当年是黄sir教唆mary的,知道mary有危险,于是跑到mary的住处打到了阿孝派去的杀手,救回mary。不久后mary听说韩琛在泰国的事,所以要去泰国。刘建明向mary说韩琛已经死了(当时大家都以为韩琛也被阿孝的人杀死),并表达了自己可以照顾mary。没想到mary极力反抗,不愿和他在一起。于是出于自私的爱(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让韩琛得到)和自保(只有mary知道倪坤是刘建明杀死的),刘建明给阿孝的人打电话报告了mary的行踪,就是这个电话最终要了mary的命。在mary出事前的机场,刘建明拿起电话打给mary,也许mary此刻接电话的话他还会告诉mary她有危险而再一次救mary一命。但是mary没有接电话,刘建明随后目睹了mary丧命,剧中刘建明苍白而复杂的表情耐人寻味,也许他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了蜕变。

我觉得纠结这个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我们只需要看到这样一个事实,
就是最后刘建明不论是真疯假疯,
都无法逃离无间之道的悲剧命运就可以了,
做不到用死亡逃离,最终无法逃离命运和无间道,
这也是影片最后希望通过刘建明的悲剧告知的最后道理。

可是消灭证据,就要杀人,
这样一来,即使成功洗白,也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
即使作为警察身份,最后也会成为一个罪犯。

于是做出了选择,说他是良心发现也好,为了自保也好,
总之是在黄志诚死后同陈永仁合作除掉了韩琛。

1.《涅盘经》第十九卷:八大地狱之最,称为无间地狱,为无间断遭受大苦之意。
2.佛曰:受身无间者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
3.阿者无言,鼻者无间,为无时间,为无空间,为无量受业报之界。
4.无间有三,时无间,空无间,受业无间,犯忤逆罪者永堕此界,尽受终极之无间。
5.《地藏菩萨本愿经》卷上:如是等辈,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以此连绵,求出无期。

悲剧性英雄人物的一生,陨落。

如果不洗底,迟早会被人知道我的黑帮身份,即使不被查出来,
我也改变不了自己黑帮身份的事实,无法逃脱内心的煎熬
——想做好人但是事实上我却是黑帮

但是万万没想到,
自己眼中刘建明的梁锦荣竟然说出了跟陈永仁一摸一样的台词
——“对不起,我是个警察”。
如果他是好人的话,那么作为陈永仁的自己究竟是谁呢?
难道我是刘建明?可是我明明是个好人啊!
于是刘建明彻底失控,
——“我只是想要做一个好人,为什么你们不给我机会?!”
所有人都沉默,只有刘建明一个人在声嘶力竭的质疑反问。

4> 第三部最后刘建明的崩溃
有些人觉得最后的结局设定的不太合理,
而这恰恰是我个人觉得最为合理的部分,
也是无间道系列设计的最终高潮部分。

无间道系列中不折不扣的悲剧性人物,
之前提到过,最后在无间之中饱受无轮回之苦。

但事实上,黄志诚自始至终从没想过让他真正回归身份,
以至于“再干两年我就成了尖沙咀老大”
“三年又三年“不断从陈永仁的口中说出。

2> 陈永仁摆脱了无间了吗?
很多人分析过陈永仁的死亡其实是一种解脱,
陈永仁用死亡最终摆脱了无间道,得到了轮回。
对于这一说法,我有不同的看法。

——这五句话,全部是针对无间地狱所进行的描述。

刘建明:“我想做个好人。”
陈永仁:“行啊,跟法官说去。”
刘建明:“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陈永仁:“对不起,我是警察。”
刘建明:“谁知道?”

听闻无间道系列已经十年多了,迟迟没有看,
究其原因,不是没时间或者了无兴致,
而是觉得静静地同时看完三部曲才是最好。

但是这便有了悖论,以刘建明的视角来看:
一方面——我想做一个好人,
另一方面——可是我曾经是以黑帮卧底的身份加入警察的队伍中的
那么,我究竟是黑帮身份还是警察身份?

2.即无间道:
道是指众生轮回之道途,而道有四种:加行、无间、解脱、胜进。
加行道指断除烦恼,是获功德之初级阶段;无间道则是指开始断除所应断除的烦恼,并由此进入解脱道;解脱道指已从应断除的烦恼中解脱出来;胜进道是四道中最高也是最后的境界。

知道了这两点背景,让我们来剖析下电影系列中出现的佛教台词:

第二部中,97香港回归之前回答Mary问题时提到家人移民国外,
结合对Mary的爱慕,也从侧面解释了刘建明为何会加入黑帮。
加入黑帮一两年后,接受黑社会大哥韩琛的指示加入了警队,
这也能从侧面解释第一部中反水韩琛的合理性。
(本来做黑帮的时间就不长,做警察的时间都有了10年左右了,反水也正常)

一个是想做风光的警察却不得不卧底见不得光,
一个是警察做的风光又顺心,却在想做好人之时不能如愿……
两个无间道上的旅伴,我想他们是心意相通的,
但是立场却又是不能转变的,这就是造成悲剧的源头。

三部曲放到一起说,这是自使用豆瓣以来的首篇影评,
妥妥的致敬无间道系列,以下有剧透,慎看。
另,仅是本人理解,欢迎讨论不同看法。
未完待续,随时添改,请勿转载。
——————————————————————————————
我想说这是一部本质探讨佛学,外表用黑帮包装的哲学电影。

加入警队之后与被赶出警校的陈永仁初遇,
“我想和他换”这句话,其实是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即——“我想做一个好人”而非一个打入好人之中的卧底。
自此,从一开始就埋下了刘建明悲剧的命运,
最终这种我想做好人和其实我不是个好人的矛盾心理会导致精神上倾向于自我否认进而自我毁灭。

缘何?
一方面现在的刘建明把自己当做了陈永仁,
把梁锦荣当做了刘建明自己,
作为陈永仁的自己拿出了指证对方刘建明是内鬼的证据,
那么我要消灭内鬼刘建明,对面站着的不就是刘建明么?
我要彻底除掉他,只要这样做我就真正成为好人了!

前文已经分析过,陈永仁是为了信仰走到最后的,
不是为了黄志诚,而是为了“我是一个警察”这一信仰……
其实他很单纯,单纯到觉得只要完成了任务就可以不再做卧底,
重新回归警察的身份,重新回到光明的世界。

就是这样不断地煎熬,导致了刘建明人格的分裂,
在他心中,为信仰殉职的陈永仁是好人的化身,
于是潜意识里把自己分裂成了好人的陈永仁,
并将陈永仁想要逮捕的刘建明当做自己的使命。

1>.关于刘建明反水韩琛
提供情报的时候,刘建明会叫韩琛爸爸,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为了避免其他警官,如黄志诚的误会,
也许吧,但我觉得自家人移民之后,韩琛和Mary是刘建明接触到的最初可信任的长者,
因此心理上有些亲切感的当做父亲也说不定。

2>.关于刘建明间接杀Mary
间接害死Mary是毋庸置疑的,
但有人分析过是青年刘建明得不到的就要毁灭,
我觉得并不是十分妥当。

结合周易中的命理说,一旦走上无间之路,两人便踏上了无法回头的命运——因无间之道没有回头之路;两人苦苦寻求轮回而不得——因为无间之中无有轮回。

一两年后,也就是20岁左右,接受黑社会大哥韩琛的指示加入了警队
同年,陈永仁被开除出警校做卧底,
同年梁锦荣同在警校就读,宿命开始。

由于电影已有相当长的年份,而且很多地方已经被分析的不错了,
因此,这里只挑几个地方重点说一下:

2014.11.09

—————————————分割线——————————————
自刘健明与陈永仁在警校的首次相遇始,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而无间道的故事也自此开始,过去构建现在,现在创造未来。

对于陈永仁之外的人,看到了陈永仁的死,会觉得他得到了解脱,
但是按照佛教的观点——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佛,
通过修炼,每个人都能成为佛。
这样来看,对于陈永仁自身来说,他还是在无间之中的。

5>.最后剖析一下,刘建明究竟是真疯还是假疯?
如果是真疯,不知道自己是刘建明了为何还质问别人不给他机会?
如果是假疯,为何饮弹后见到Mary还会打出摩斯电码“Mary我爱你”?

让我们按照时间线整理下刘建明的故事吧:
17/18岁,加入黑帮,接受Mary的唆使,而Mary是接受黄志诚警官的唆使,除掉倪坤。
——————————————————————————————
插播:倪坤死后,倪永孝子承父业,
也因此黄志诚才派同父异母的弟弟里陈永仁做卧底,
剧情自此开始展开。
也就是说,事情起源于黄志诚的出击(第二部),
而黄志诚最终也死于自己布的局之中(第一部)。
刘建明的故事始于Mary终于Mary。
陈永仁的故事始于卧底终于即将走出卧底。

这一点实在值得质疑,但第三部在跟心理医生交流的时候,
陈永仁自己说过,每天出卖身边人就是我的生活,
这块还是很难过的,第二部倪永孝死的时候,
陈永仁对黄志诚和韩琛的恨意是真实的。
而父亲死后2年,才跟黄志诚重新联系,
并说想要恢复警察身份,并再也不想见到黄志诚也是真实的,
那么陈永仁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也正是因为韩琛的情报,最初刘建明才会平步青云,
然而,自韩琛黄志诚针锋相对之时,
刘建明心中的我想做一个好人的台词便频频出现,
一方面难以放下顺风顺水的光明警察生涯,
加上Mary等各方面的权衡之后,他也是这么做的,
是真心的想做一名好人,决定做一名尽职尽责的好警察。

一. 背景篇:
首先从佛教背景着手,
无间道取自《地藏菩萨本愿经》,可有两种解读,看似对立实则相通:
1.即无间地狱:
音译“阿鼻地狱”,梵文“Avicinar Aka”,阿者言无,鼻者名间,“阿鼻”的意思就是无间。无间地狱是八大地狱之第八,也是八大地狱中最苦一个。
堕入无间地狱的,都是极恶的人,犯了极重的罪,就被打入无间地狱。在无间地狱之中,永远没有任何解脱的希望,除了受苦之外,绝无其他感受,而且受苦无间,一身无间,时无间,行无间。
无间地狱极大,广漠无间,打入地狱的阴魂,无法脱出,因为没有轮回,所以将永永远远在地狱中受苦,作为生前穷凶极恶的报应。

两大主角就先分析到这里,未完待续,
有时间再把其他人物、篇章、演技等内容补上。
另由于此评论,侧重于对无间道的论述,有些地方就不写了。
如果有疑问,或者其他关于剧情的讨论,可以留言探讨=w=

要想完全成为警察身份,就要去解除黑帮身份,那么如何解除?
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消灭掉证据,
为此即使消灭掉知道我黑帮身份的一切事物和人也在所不惜。

原因如下,我们考虑下陈永仁的死亡场景,
是被一个内鬼挟持着,被另一个内鬼开枪打死的。
那么陈永仁的夙愿是什么呢?
夙愿只有一个,就是“我是一个警察”,
他唯一要做的是做回警察的身份,
但是直到死,也没能收回本应得到的警察身份。
所以第三部沈凌说过“人都TMD死了,做这些还有什么用”,
表面上看是在抱怨,
实则是对陈永仁自身依旧无法摆脱无间之苦的同情。

自此,大胆判断一下,刘建明是韩琛和倪家的卧底,
再加上警察身份,实在是三重卧底。
这也能呼应第一部中Mary对刘建明说的话,
即一个人到底能有多少性格。
不然的话,这些细节就可有可无不用表现了。

二. 人物篇:
无间道系列中,不只是刘建明和陈永仁,
几乎所有的主要人物都走在无法回头的无间之路上,
且听我慢慢分析:

其实他是不满的,只是无从选择,
黄志诚是唯一知道他是好人是卧底的联系人,
既然他想做一个好人是一个警察,
只能坚持做下去,直到回复警察的身份为止。
而讽刺的是,最终为他恢复身份的是内鬼刘建明。

没有选择的选择,自己的命运无从选择。
———————————未完待续———————————————

这样来看,真疯的话,行为不受控,最后无意识,无疑是悲剧。
假疯,想自首进而饮弹却不幸没有死成,
余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也是毋庸置疑的悲剧。

最后对峙梁锦荣的高潮,
刘建明左口袋是从心理医生李心儿手中拿来的陈永仁寄来的录音带,
右边口袋是自己从梁锦荣保险柜中拿来的同韩琛对话的录音带。
紧张时刻,注意观察,刘建明拿出的是左边口袋中的录音带,
这次乌龙加上梁锦荣的双重刺激直接导致自己的彻底崩溃。

两个悲剧人物的对峙,被奉为经典,残酷的经典。
——————————————插播结束————————————
3> 全家都死了之后,陈永仁为什么依旧帮助黄志诚?

刘建明:结局坠入无间地狱,而又走在无间道上。
陈永仁:结局并非解脱,而是永远受尽无间之苦。
关于这两个人的结局分析,下文的人物剖析会详细写到。

——————————————————————————————
关于刘建明与陈永仁:

1> 看一下陈永仁的时间线:
1966年单亲家庭出生,和母亲姓陈。
1986年,陈永仁得知自己是黑社会老大倪坤的私生子。
1990年,陈永仁母亲病危住院,并在医院遇见倪坤和倪永孝。
1991年,陈永仁加入警校,同年卧底生涯开始。
1992年至1997年,陈永仁在表哥倪永孝手下做事,
期间不断里应外合给警方提供情报,间接导致倪永孝及全家死亡
香港回归后,没有返回总部,继续卧底在韩琛手下

  1. 刘建明
    无间道三部曲主角,由刘德华扮演,陈冠希扮演青年。
    经典名言:给我一个机会,我只想做个好人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想做一个好人,无间轮回中苦苦挣扎的芸芸众

关键词:

上一篇:值得鼓励,再接再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