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部摆脱,度过的是整个青春

作者: 明星八卦  发布:2019-07-13

文:点点

本文作者:豆瓣 @西派克丨

国产青春片一直是广大观众诟病的对象。

《过春天》的主题就是青春。

本月,院线出现了一部让所有观众赞口不绝的国产电影。

感谢作者为豆瓣提供优质原创内容丨

公式化的情节,生硬的表演,毫无逻辑的突转,“狗血”成为了国产青春片最重要的特征。

青春代表了迷茫、无助与渴望。

青春题材,成长内核。以16岁少女走私iphone为切入点,细致描绘少女混乱的青春生活,从中探讨未来给青年带来的迷茫感。刚上线,豆瓣评分就高达8.0分。

残酷青春片,是青春题材电影的一种亚类型。

而近几年却涌现了越来越多的高口碑青春电影,最早的《闪光少女》到去年的《快把我哥哥带走》《狗十三》,这些电影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摆脱了青春片套路化的桎梏,尝试与不同类型的电影风格相融合。

每个年代都会有属于那个年代特有的烙印。佩佩的身份是整个影片的重点,她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是深圳人,她思想的形成离不开这两个地方。

片名:《过春天》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编剧杨顺清便曾这样解释过残酷青春片的脉络。

图片 1

深圳本身就是移民城市,多文化融合,而香港则融入了更多梦想的元素。作为青年人,佩佩想要享受生活,但是和她母亲不同的是,母亲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了各位叔叔身上。

图片 2

普通电影讲述“男孩遇上女孩,男孩爱上女孩”,便到此结束。

而今天介绍的这部《过春天》更是如此——

图片 3

简单介绍一下故事背景。

图片 4

图片 5

首先,佩佩不可能像母亲一样靠此为生,但她却有颗赚钱的心。她可以和最好的朋友阿Jo去深圳倒卖手机壳,一点点攒钱完成去日本度假的愿望,可是她却不愿意出头,回到教室仍然需要阿Jo来宣传售卖。从这一点来说,佩佩有很强的自尊心,她不像阿Jo一样有良好的家庭,宽敞的房子,她需要靠父亲的接济才能过活。

香港,深圳。16岁的佩佩整日穿梭在这两个地点,从深圳出发,过境去往香港念书。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跨境学童、犯罪类型、走私水客、深港双城,这些本不属于青春片的元素被加入到这部青春片中,因此也让《过春天》成为一部独特的“犯罪青春片”。

父亲勇哥并不算香港中产阶级,佩佩感恩父亲,却也深深理解父亲的无奈,从母亲的做法来看,很有可能父亲无法忍受母亲和别的男人鬼混导致的离婚,而母亲就是嫌贫爱富的主儿,也可能母亲不想过这种苦日子。

原因出自于她的原生家庭:妈妈住深圳,爸爸是香港人,受地域和政策所影响,无奈奔波于两岸。

而那些真正的经典,则倾向于讲述青春的本质即残酷。

图片 6

对于父亲,佩佩仍然把他作为亲人,即使看过他组成的“新家庭”,她也不想去打扰,一方面父亲有选择怎样生活的权利,另一方面,她不忍破坏另一个家庭,她就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如果再去扰乱,只会徒增不幸。

图片 7

所以《牯岭街》最后是“男孩杀死女孩,男孩变成男人”。

《过春天》所讲述的是少女成长。佩佩出生在单亲家庭,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是内地人。

佩佩的母亲阿兰是深圳非常被边缘化的一类人,她们有香港的身份,可是却无法融入到这样的环境中,靠交往和她一样来到香港的外地人,甚至皮肉交易生活。对于女儿缺乏关心,或者说懒得关心。母亲只关心她自己,每天乌烟瘴气地生活,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佩佩的封闭也来源于此。

每天早上,佩佩都需要早早起床,和清晨的白领一同挤早高峰地铁,奔跑着从海关口过去。

《过春天》便是这样一部讲述女孩如何成长为女人的残酷青春电影。

在内地生活的母亲每日周旋于麻将桌与男人之间,鲜少关心女儿。在香港的父亲是最底层的运输工人,生活困顿,同时也有自己的家庭。

佩佩的母亲也反感自己,可是生活残忍的现实让她没有太多选择,她想要去西班牙换一种方式生活,看似在努力地学习西班牙语,可是在影片中,那个不付钱的男人已经为我们揭示出了这个社会是多么的残酷,佩佩为母亲鸣不平,可是却无可奈何,她只能从这里逃离,可是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而母亲到西班牙也不见得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兼职挣零花钱时,会出现延迟下班的情侣。每到这个时候,佩佩都会焦虑不已,害怕自己错过末班车,不愿停留在陌生的香港。

不卖苦不矫情,新人导演白雪想要做的,便是以真实和残酷重新定义青春片。

图片 8

佩佩和阿Jo表现出了对待感情的不同态度,阿Jo觉得她要移民澳大利亚,所以她可以欺骗阿豪,以此来换取爱,可是这对于阿豪是不公平的,阿Jo却丝毫不在乎。

图片 9

电影英文名叫“The Crossing”既有“跨过”也有“十字路口”的意思。

香港与深圳的两个“家”都没能让佩佩获得足够的温暖,她成了漂泊在两个城市的无根者,而她与JO的友情则成了她最好的依靠,两个亲密无间的女孩一起赚钱、逃学、参加派对并决定去日本旅行。

图片 10

对于佩佩而言,香港是不安的。

既是对剧情的影射,也是对少女主人公处于人生十字路口的隐喻。

图片 11

佩佩是通过阿Jo认识的阿豪,当不会游泳的佩佩勇敢地跳下海时,体现出佩佩勇敢的一面,而阿豪的相救不光让他们有了肌体上的接触,更是心灵上的,阿豪作为辍学少年有种混混气质,还其实他也想上进、求学,他在自己的肚子上纹了个鲨鱼,就解释了鲨鱼象征财富的说法。佩佩想要去爱,却非常害怕受伤,她珍惜和阿豪的缘分,所以送他手机壳,她渴望被爱,却不想当那个第三者。

——父亲在这里另组家庭,吃饭时碰见了会装作不认识她。和同学没有共同语言,唯一的朋友Jo也即将离开,去往另一个国家。

主人公佩佩处于青春的节点之上,为了和好友前往日本,她必须在短时间内凑出一笔机票钱。

而通过JO的男朋友阿豪,她了解到了从香港向内地走私ipone的走私网络,她加入了走私组织,成为了一名“水客”。

面对阿Jo,佩佩也试探过,她不敢迈出那一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母亲失败的婚姻和背叛她的男人造成的。所以当阿Jo问她,阿豪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带别人上山,她都是犹犹豫豫,而当阿Jo说她和她妈一样时,那是佩佩做人的底线,就如同被阿Jo揭下了那层遮羞布,她的愤怒中包含了对母亲的痛恨和对自己不敢爱的悔恨。

去往香港上学时,她无法和同学打成一片。回到深圳家中时,母亲也只顾着打麻将,根本不愿意和她交流。

而在她和这笔钱之间,要跨过的,正是长大成人的距离。

同时这成了佩佩的另一个家,她从一次次的走私中获得了成就感与认同感,组织的老大花姐也把她认为干女儿。但不久则暴露出走私组织的谋利本质,他们让她去走私枪支,去违法。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可以说佩佩和阿豪是同一类人,他们敏感、脆弱,佩佩是移民者的一个典型代表,而阿豪则是香港本地底层居民的象征。如果不是因为家庭原因,佩佩很有可能会勇敢去爱。

直至有一天,佩佩认识了Jo的男朋友阿豪。两人在海关口狭路相逢,被警察追捕的阿豪金蝉脱壳,把走私过来的iphone塞进佩佩怀里。

2007年,苹果公司发布了第一代iPhone,重新定义了我们的通讯方式,也催生了一个新的职业——水客。

于此相伴随着是她与阿豪的渐生情愫,而这也导致了她与JO友谊的破碎,相约去日本旅行的终成幻影,甚至在学校餐厅大打出手。

阿豪对于感情显然非常认真,当他在山顶大喊“I am the king of Hongkong”时,当他想要亲佩佩却作罢时,当他逐渐冷落阿Jo时,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是他却不愿意承认。

危机解除,佩佩替阿豪把这批手机送给收货人,获得一笔不小的报酬。看着手中的红色钞票,佩佩当即做出决定:要和阿豪一起走私,赚一笔属于自己的钱…

即将便宜的港版手机走私回国售卖,赚取差价的人。

图片 16

阿豪有自己的想法,他不局限于小小的大排档,带着佩佩入行完全是出于偶然,阿豪是一个有底线的人,虽然他追求财富,但是却不想冒险,可是当佩佩想要跨出那一步,帮助花姐带手枪时,他为了今后佩佩,更是为了他们俩的未来,选择了另立山头,他可以说是被逼着走上了这条道路,而原因都是对佩佩的爱。

图片 17

在iPhone最红火的那几年,不仅价格有差,连国内和香港的发行时间也有很大时间差,让水客成为了一个颇为赚钱的行当。

电影中鱼缸里的鲨鱼是佩佩绝佳的隐喻,它本属于海洋却困在鱼缸,在这狭小精致的空间里茫然无措无所依靠,而经历过这场青春冒险的佩佩将鲨鱼放归海洋,鲨鱼找到了家而佩佩依然迷茫。

图片 18

《过春天》最重要的情绪,是逃离。

佩佩在好友Jo的男友阿豪的引荐下,加入了水客组织。片中的“过春天”便是水客们的一句行话,指的是“过海关”。

图片 19

花姐表面上大大咧咧,实际上她从佩佩身上看出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那就是够狠、敢拼,然而上了年纪之后,她更加老谋深算,能管理好这个不算小的团队证明她很有手腕,表面上他们在打牌,其实玩耍的时候更容易检验出一个人的心态,用生不如用熟,毕竟佩佩也入行时间不短了,其实这是大家一起给佩佩设下的局,只有阿豪清楚,所以他才会想要把佩佩从泥潭中拖出来。

逃离迷茫的未来、逃离冷漠的原生家庭、逃离地域给大众带来的驱逐感。

交了货后,交代一句“过了春天给我打个电话”,就是顺利过关了。

这场走私之旅是少女的成人礼,而之后的佩佩将走向成熟,影片中暗房里互馋胶带的戏份绝对是影片的高光时刻,猩红的暗示。

图片 20

影片中出现最多的镜头,是佩佩奔波于深圳和香港海关口的镜头。头几次,是为了上学。到后来,延伸到走私这一敏感事件。

图片 21

图片 22

过春天虽然表面上是讲走私问题,其实更深层的是关于青春以及文化的探讨。佩佩的肢体语言不多,可是微表情不少,这些都反应出她的与众不同。每个人在青春期都会有很好的朋友,这个时候不涉及利益,可是那张去日本的机票却成为了横跨在她们之间的一道墙。

图片 23

每个人都是自己原生家庭的投射,但佩佩的家庭却是完全割裂的。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高级的情欲戏,如果说佩佩与JO友谊的破碎,走私组织认同感的幻灭是情感上的成人礼,而这一场戏则完成了身体上的,她正式走向了成熟。

对于阿Jo,她家庭完整,性格活泼,没有家人照料却可以活得如此潇洒,不得不说,这和她家有钱有很大关系,她可以满不在乎地说我先垫上,可是对于佩佩来说,她不能这样,因为这一件事就可以把她们区隔开来。

16岁女孩再不懂事,也知道什么是违反法律,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父亲是来自香港的卡车司机,也经常穿越港陆两地,母亲则是住在深圳的大陆人。

图片 24

图片 25

但是,佩佩仍旧选择了走私。只有用沉甸甸手机换来金钱的那一刻,她才能感知到自己是真切的活着。

在父母离婚后,她则成了往返春天的“无家的人”。打工时,别人问她家在哪里,她闪烁其词,只说“很远”,因为她的家不在香港。

如果说影片的内核是少女的成长,那么包裹着的外壳则指向了更深远的现实。

导演白雪潜心创作剧本几年,又从小在深圳成长,对于那片土地她有最强烈的感受,这部分人是根在深圳,可是梦却在香港,而很多人在香港奋斗时迷失了,能够坚守下来的更多是像阿Jo这样的有钱人。

之所以赚钱,是因为想和朋友Jo一起出去旅行,而不是被金钱这份利益所迷惑。佩佩意图用自己的方式抓住未来,选择性忽略违法这一行为。

图片 26

高楼耸立的香港,后厨外却是捡拾垃圾的流浪者,JO虽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却想离开香港,外表光鲜的阿豪却只是一个饭店的打工仔,这座城市从未对小民宽容,留给每个人的只有永恒的孤独。

过春天看似讲述了一个走私手机的故事,虽然是一个偷渡术语,但是也表达出了不同人群对如何度过青春的观点。

图片 27

但大陆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她鄙夷的那个母亲,似乎也没有家的温暖。

而进入内地之后,有一场戏让我印象深刻,佩佩不小心将ipone手机屏幕弄坏,来到了手机市场,一群人因为一台ipone手机疯狂地簇拥着、跟随在佩佩身后,他们不断将手机来回摆弄,一个接着一个喊着高价。

影片用了一部分手摇镜头,以突显青春带给每个人的不安定感。同时加入了阿Jo、佩佩香港、深圳生活的对比,佩佩很难容易到香港聚会的氛围中,而阿Jo非常适应,佩佩更喜欢深圳的生活,香港的家成为了苦难的回忆,让她想要逃离。

造成这一行为的原因,是迷茫。

而父亲则代表了佩佩对香港的印象,情感上亲近,但现实里疏远,并非真正的归属。

不仅如此,这只是走私链上疯狂的一环,从香港狭小的地下室到内地云集着货车的停车场,从跨越海关的走私,到藏在轮胎里的偷渡,再到将手机缠死在身体之上。

香港和深圳只一水之隔,在文化上却有极大的区别,佩佩要接受英语、粤语、国语的学习,这本身就让这座国家化都市高端、大气。在深圳的街头,更多的是开着面包车,艰难度日的水哥,他也想念远方的女儿,可是为了让孩子过的好些,他不惜铤而走险,触碰雷区。

和逃离一样,迷茫情绪来源于残忍的生活,可能是佩佩原生家庭中亲情的缺失 ,也可能是青春期时对于未来的忐忑。

靠着学生装伪装的佩佩,每天的日常便是穿梭在香港和大陆之间。

无依无靠的人依靠危险的行为获取金钱,而这金钱也是支撑他们找到依靠的途径。

故事的结局是意料之中,真实而有几分疏离,就像青春本来的样子,有时候容易犯错,这种犯错是时代的产物,对待财富应该像《增广贤文》中说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切入点很深刻,直接将《过春天》和传统青春片隔离开,没有堕胎、歇斯底里和父母争吵的老套情节,而是从佩佩熟练的犯罪手法出发,揭示当代青年的无助。

也正是她既属于两边又疏离于任何的状态,让她成了偷带iPhone的最佳人选。

图片 28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电影只是生活的一个缩影,警示所有爱冒险的女孩,要珍爱生活,保重自己。

图片 29

图片 30

一个少女正面遇上了一个危险的时代,而这个时代的危险也让她认清了这个世界真实的面貌。

遗憾的是,影片中对原生家庭环境的描述有点少,寥寥几笔带过,没有详细描述母亲对佩佩的忽视,也没有把父亲的新家庭和孤独的佩佩做强烈对比。

当破碎的家庭不足以寄托情感时,就必须在别处寻找归宿。

图片 31

唯一一个比较深入的镜头,是佩佩在外遇见和家人吃饭的父亲,父亲扭过头去,假装不认识他。

在加入水客组织后,她把全部感情投入到组织中。所有人都叫她“佩佩姐”,组织里最令人尊敬的“花姐”,更主动要求收她做干女儿。

片中的家人也是如此,影片中的母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上个世纪的“北姑”,许多内地女性与香港发生关系并生下了他们的孩子,也许佩佩的母亲正是上个世纪的“北姑”群体。

除此之外,没有更多情节引发观的共鸣。如果这一块镜头能再多一点,佩佩孤独茫然的人物形象就会更深刻,影片内核也会变得更加现实。

初入社会的佩佩,有些飘飘然。但阿豪却提醒她,她不是“佩佩姐”,她还只是个孩子,而这些人并不是她的朋友。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而彼时的“北姑”与此时的“水客”有何不同?艰难生存的女性在边缘上行走,留下的可能是永远无法磨灭的伤害,往返在深港之间,但那一边都不是她们的家。

最后的结局有些戛然而止。

在本片中,导演白雪捕捉到了深圳和香港两地的不同特质,靠着一道海关将二者隔开。

图片 35

避免剧透,点点只介绍结尾时佩佩母亲说的那句话,不描述话语产生的前提和环境。

香港是充满诱惑的大都市,有钱人游艇派对,没钱的人便利店打工,保守的人守着简单的工作,激进的人成为走私水客,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

也许是水客的经历加深了佩佩对母亲的理解,结尾她们来到山顶俯瞰香港,母亲感叹“这就是香港啊”她们从未在这座城市找到依靠,却在雪花纷飞的冬天找到了久违的暖意。

佩佩母亲说:“原来,这就是香港。”

但每个人的位置又早已固化,没有真正出头之日。

-END-

有恍然大悟的情绪在里头,也有对佩佩过去离经叛道行为的释然。这句台词所要传递的,不仅是佩佩那段成长的经历,更隐喻着两岸关系、两岸相处模式。(具体不剧透 大家自己去看)

阿豪站在山顶大喊“I’m the king of Hong Kong!”,但事实上,他可能永远只是个nobody。

图片 36

图片 37

最后,点点想和大家聊聊一语双关的片名。

深圳则是一个渴望开放,带着饥渴的城市。这里的人更多的是迷茫,迷茫自己在世界的位置,迷茫未来到底在哪里。

过春天,指故事主角佩佩偷偷走私手机过海关(香港那边 把走私过关叫做过春天),也暗喻着佩佩在这场走私中的改变与成长。

一个手机,便可以在电脑城引起骚动,大家争先恐后抢购,他们对世界依然饥渴。

春天,隐喻着未来和希望。是佩佩在经历种种变故、走向成熟后找到的着岸点,也是导演想要通过这个故事给大家带来的启迪。

甚至连不求上进的母亲,也在努力学习着西班牙语,幻想着有一天能离开这个城市。不停走私进来的手机,代表着外面世界的讯息,从层层封闭的海关,进入这里。

图片 38

饰演佩佩的黄尧本是个东北人,却在广东佛山长大,像佩佩一样,自带南北差异。

除却情节上的现实性,平淡却意味深长的故事设定之外,《过春天》还有很多值得推敲,值得细细品味的地方。

图片 39

比如说,影片中很多画面采用大批同色光的渲染方式,一整个画面都是红色,隐约朝观众传递出危机意识。

她也将这个处于矛盾中的少女展现的异常自然。

手持镜头让影片氛围变得紧张不已,尤其是佩佩携带手机过海关的时候,摇摇晃晃,生怕佩佩被抓住。

正如伍迪·艾伦在《安妮·霍尔》里说“鲨鱼必须一直游动,要么就会死亡”。鲨鱼也成了片中一直行走的佩佩的代表动物。

图片 40

白雪曾在点映时说过自己曾在电视上看到过一只搁浅的鲨鱼,觉得是对于本片最好的隐喻,也曾想把这一幕搬到电影里,但由于预算不足,最终只在电影中放了一只家养小鲨鱼。

暗示性小细节很多,比如说,阿豪身上纹了一只鲨鱼,而鲨鱼象征挣脱与突破。又比如说,佩佩最大的愿望是看雪,但香港和深圳从未下过雪,这份气候,根本就不属于这两个城市。

图片 41

整体节奏有点慢,主要戏剧冲突都集中在末尾半小时。但小细节加分不少,得以让观众细致回味,发现影片中更多深层次的东西。

但鲨鱼的小也对应了佩佩的年轻,鲨鱼即便受困于鱼缸也必须不停的移动,佩佩受困于家庭,而不停移动则是她自己的逃避的方式。

是一部特别的、值得推荐的国产青春片。

因为没有故乡,那所到之处皆可以是故乡。

图片 42

虽然本片是一部讲述青少年犯罪的电影,但与同类题材一般更注重悬疑不同的是,导演对于青春少女个体的关注。

佩佩选择当水客,并不完全是因为缺钱,而更是为了寻找认同。

她其实早已存够了去日本的机票,身边的人已在劝她收手,但却并不影响她越做越大。

图片 43

因为被认同是一种瘾,她先是在“花姐”身上尝到,后又在阿豪身上获得。这些认同也成了她最大的动力。

电影最后,佩佩选择将鲨鱼放生,自然也是让自己放手的隐喻。

片中最有魅力的一场戏,亦是最暧昧的一场。佩佩与阿豪想要脱离组织,来一票大的。二人在霓虹灯光下,互相撩起衣服绑手机,青涩中透着欲望。

这也许是国产青春片中,最接近性爱戏的一次。

图片 44

青春迸发中,互相信任的两个人成为了彼此的归宿,佩佩的成人礼,其实在这一刻已经完成。

这之后的被抓,已经是二人心知肚明,写好的命。

在成长道路上经历一劫后,她最终带着被骗的妈妈来到了香港,登上了曾经那座山头。

此时,她成了引导过自己的阿豪,第一次离开大陆的妈妈,成了不久前还需要目标的自己。

母亲感叹,“原来这就是香港啊”。但对于佩佩来说,这里已经再熟悉不过。

这也许就是残酷青春所带给人的最终成长吧。

图片 45

< END >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又一部摆脱,度过的是整个青春

关键词:

上一篇:想象不到,宛如青春少女
下一篇:没有了